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67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台北、城市、設計之都?

在這個處境下,一切「以設計為名」的政策作為,在「補償性」的心態下,淪為無關緊要的美化工作,無關於產業的全面轉型。
加上,中央失控,諸侯大戰,無視於「蚊子館」的指控,破壞性建築仍舊,從南到北,從東到西,科學園區、航空城、松菸巨蛋、台中塔、媽祖像(×2)、客家土樓、旋轉劇場、百年地標、十八本木、、、等等加上各種搶劫式的合宜住宅、BOT、設定地上權等等。
另一端,抵抗力量沒有停歇的回應著這樣的失控的國家與城市治理的現實透過這一次次的征戰,擴大了社會的認知,或許,我們需要有能力去整理這些經驗,成為建立城市價值的基本認知所在!在這個基礎上,我們開始討論下一個世代,我們將會是怎樣的城市!
 
二、轉型過程中的新生力量:「藝術能量」與作為
關於城市轉型的關鍵不在於空間計劃,而是產業計劃。關鍵在於「藝術能量」的認知與作為。
1.要求自我治理的設計參與
2.跨越合作的藝術場域
3.縫隙挑戰的行政設計(未完成的革命與之後)
 
三、台北「2014設計之都」
寒假收到「都市再生的20個故事」,又買了一本「設計之都」來看。這些講了一百次一千次的國外都市案例,我讀而想到的都是台北市現階段治理上的不堪!台北市的作為樣樣不就是與書上的案例站在對立面嗎?
是一本無根的計畫,歷史成為創作品的元素而不是沒有生活世界,在「品味」過程中成為消費力量的推動力。而沒有看到生活者的需求與經驗。取得「設計之都」認證之後,這些熱烈的討論過程已經逐漸消散,回音呢?「瓶蓋工廠」、「中山配銷所」拆除計劃,再次說明「設計之都」成為「合法圖利」的掩護。
為了認證所投入的龐大資源,似乎沒能改變太多,還有更多的資源可以投入嗎?「認證」是目的,或是城市轉型是目的呢?
我們來回顧一下「郝八年」,不管是「創意城市」、「設計之都」、「都市再生」、「台北好好×」、、、,一貫的邏輯就是作為掩護「合法圖利」的障眼法。
1.2010國際花卉博覽會」:最後只看到花了幾百億的「博覽會」,竟然只是為了替「台北好好看」的地標性建築護航打廣告!
2.「台北好好看」:先以二倍容積建構「地標建築」,但是無所成就。之後為了選舉而更進一步提出「一坪換一坪,二倍容積」的政策。這種為了選舉而讓行政力的無限制擴張,已經超越道德的極限!
3.「暫時性綠地換容積」:除了替「聯合報大樓」這些計畫開門與容積放送機制之外,「台北好好看」已經拆掉台北市街巷空間中的斷簡殘篇的歷史文化空間二百多處!對於台北城市保存工作而言,超越了過去三十年的破壞力量所造成歷史空間質感的消失。
4.urs」成為官員失能的救贖品:不去檢討都市更新的作為,以台北市的自治能力開創一套可以作為的機制,或只少讓都市更新友善一點;反而用urs這樣的自以為進步的作為來救贖。為什麼常常說urs無關緊要,看看「南港瓶蓋工廠」目前的下場就知道。
5.「設計之都?」:一個簡單的比較,中山北路二側創意街區的經營成為設計之都的主要軸線。但是,需要創意行政來協助的「師大夜市」,卻任其飄零!
 
討論幾件事:
1.技術官僚的作用:「圓環」與「士林夜市」的失敗是計畫階段久已經知道的事情,市政府的技術官僚的失控!「交九」與「市府轉運站」的荒謬計畫,不只是無法解決交通問題,還成為交通問題的製造者。
2.過去特定時空所形成的「住商混合」或是延伸的「夜市」雖是台北市的重要的文化地景,但是隨著經濟的發展,市民對於居住品質的要求改變。也就是說「助商混合」與「夜市」將面臨轉變。城市本就是一直在轉變
3.「空間的城市轉變的想像」,城市結構性的轉變的機會點,
從「台北酒廠/華山」、「松山菸廠」到「台北機廠」,我們談的不是工業遺址再利用,而是城市轉變過程中,這些大型基地如何成為城市轉型的啓動器。
「都市更新」或是「都市再生」都是城市轉型的必然過程,但是欠缺機制的考量,這些必然的過程成為罪惡,讓城市轉型停滯不前!不是名詞之爭,而是都市治理的態度,如何成為改造城市的是積極的作為,在挑戰中前行的智慧與行動力,參考「官僚之夏!」
4.「社會設計」與「社區營造」/「地區環境改造計畫」,「設計之都」強調「社會設計」卻沒有看到台北市在轉型過程中的一段重要的經驗,「地區環境改造計劃」中社區居民開始關心好的生活環境而動員,而提案轉變過去的空間生產邏輯。
 
四、關於「設計」與城市治理
城市治理的核心在於「價值」,而不是「設計」!
1.一個轉變的機會,在「都市過程」的諸種挑戰中,例如面對二極化的世界,如何落實城市的公平正義。
2.面對資源有限與物質匱乏如何以創意來轉變生活觀念!
3.發展治理之機制與計畫來拆解種種「內爆」的城市現實!
以空間治理的專業來說,過去二十年這些技術官僚有機會做到副市長、局長或是處長,但是卻無法產生積極的作用,無能去轉變首長向財團傾斜的態度與價值。而任由潛藏「內爆」危機的作為成為機制法制,將成為往後這座城市的災難!
4.設計是一種思考方式,可以積極回應種種的價值,如何將「設計」帶到生活世界,建構一個民主的生活方式。
5.設計作為一種空間代理,作用於計畫與使用之間,作用於歷史、當下與未來之間的想像。「新北投火車站」重建的爭議?
 
 
五、小結
放到全世界,我們有什麼可以拿出來的呢?
對於腳下的肯定,卡爾維諾所言:「在地獄裡頭,尋找並學習辨認什麼人,以及什麼東西不是地獄,然後,讓它們繼續存活,給它們空間。」問一問我們有能力與視野去盤整過去三十年或是更長的歷史經驗,關於島嶼的努力嗎?不用講太遠,就這過去的三十年間,關於這座城市的歷史認知的轉變與行動。所謂的「社會取向」的文資保存與城市保存運動不就是台灣最最精彩的一頁嗎?
 
迪化街、剝皮寮、樂生、文萌樓、寶藏巖、陽明山美軍宿舍、華光、、、、等等種種,還有許多持續戰鬥中的諸多案例。
 
這些放在全世界都可能是難得的經驗。而重要的是每一個保存案例都是有一段深刻的社會認識打開的歷史,也關於行政的回應的調整,也關於社會實踐的論述與行動,這些經驗已經足夠成為台北城市身世中最具特色的內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