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61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刺破淡水天空線的高層建築

但是如今所見與清朝郁永河到台灣尋找硫磺時的景像已大不相同;錯落突出於城鎮天空線的高層建築使得原本衛戌於崗頭上的紅毛城身影逐漸模糊,那些巨大的建築形體打亂了原本承載綿密生活的傳統聚落形貌。而獨一無二的魚形彩繪的淡水漁船在這次抗爭活動之後也將慢慢成為淡水河面上的絕響;望著落日的方向,隱約看到淡江大橋橫切落日身影而過?
 
    這些年來隨著台北都會區的急速擴張,淡水也發生了許多變化。自從淡水港沒落之後,他的都市生活方式與發展和台北都會區的關係越來越緊密,小鎮早已失去獨立的自主性,逐漸成為台北的附庸城鎮。並隨著全島的土地炒作熱潮成為都會區房地產的戰場。今日沿著公路「接近」或「離開」淡水時,舉目所見已分不清城鎮的中心或是郊區,不知置身於何處?那些曾經熟悉的地方也逐漸模糊。漫延於城鄉之間的道路二側佈滿了房地產廣告的飄揚旗幟,巨幅看版佔據了顯著的視覺焦點,將都市本有的面貌掩蓋起來;「加州陽光」、「弗朗明哥」等虛幻符號雖然滿足買房子的人對居住的想像與期望,但是卻也顯示地方感的失落,這一點正是土地炒作對生活經驗與地方文化所造成的破壞。
 
    「登輝大道」的開闢就像刀一樣將大屯山支脈橫切而過;雖然打開三芝、金山與石門一帶的交通,方便來去的居民與遊客;但是,粗暴的開路方式將連接市鎮與鄉村的路徑切斷,快速通過的車流讓那些交會路口成為居民的恐怖地點;帶來的房地產炒作正大肆入侵,分佈於谷地間的水泥預拌廠、汽機車修理廠、遊樂場和沒有管理的建築工地嚴重地破壞曾經優美的山崗谷地,隨之而來的廢土傾倒更掩蓋了這塊土地上的特殊梯田景觀,而潛埋的危機並不下於這些眼睛所見的破壞;「米蘭山莊」的二次大地反撲,造成土石流失房屋傾倒,似乎也沒有喚起些許的注意。
 
    位於登輝道入口的「電子看板」並無法也不可能成為淡水的新形象,其媚俗的行徑正隱沒在遍佈山野的廣告招貼之中,反而強化「招貼」對淡水自然地理景觀的破壞;徒令早早存在的觀音山、紅樹林與淡水河兀自靜默於一旁。
 
    車過第一公墓所在的崗頭,滑入淡水市街;經過小鎮偌大的捷運車站建築及站前廣場,其失調的空間尺度令人迷惑,人的使用空間需求及細緻的生活感受都被車子的方便及「建設狂妄症」所取代。由這個「門戶」的變遷過程及今天的個性可以想見小鎮的面貌。苦等多年的鄉鎮公共工程建設在八十年代全島土地大炒作的推動中,卻成為地方社區環境經營的「痛」;傳統街道因為都市計畫而拓寬,但是並沒有因此而改善原有的交通狀況,反而淪為停車所用。
 
    「痛」的是長期居住的生活感受和累積於場所中的記憶隨著空間的拆除而被抹去;此一處境正隨著新建的巨大高層建築從舊街區的綿密生活空間中迸出來而令人驚心動魄,存在於城鎮市街中及鄉野間的這些高層建築正吞噬著小鎮的親切感。很多人都納悶為何在此具有特色的小鎮空間中竟然出現如此巨大的建築?難到沒有法律可以規範嗎?而事實上這種狀況正是都市法規中的最大「惡法」「開放空間獎勵辦法」所造成的惡果;原本只限於都市中心商業建築使用,是為了在密集發展的都市空間中留給行人一個足夠的徒步空間而獎勵;但是在財團的運作下,把適用範圍擴大到小鄉鎮的市街,甚至在本身即是開放空間的鄉野中也出現一棟一棟的高層建築。
 
    對淡水的山坡地條件而言,蓋如此巨大的建築本身就是一件令人擔心的事,何況許多粗暴的營建現象,如造成臨房毀損(竹圍街上)、故意引起山坡地的塌方(關渡大橋頭山坡邊上)、營建過程中對鄰近社區居住環境的長時間影響...等等;甚至對未來將住進這些高層建築的人也會是一場災難,淡水地區目前每逢夏天便遭停水之苦,試想再加上這些大樓的住戶將使問題更為嚴重;而那些位處於舊街區的大樓住戶每天早上要開車出巷路,其排隊的時間恐是難於估算。還好其中的許多購屋者只是置產而非居住,問題不會一下子呈現出來,但是真正住進來的住戶將負擔更多的管理費。
 
    房地產的投機邏輯是不會看到這些問題的,而從事都市經營管理的市鎮機關在理不清的政商關係中也顯得力不從心,而大樓內外的住戶永遠是那痛苦的承受者。
 
    「人存在於天地之間」這種定居感在早期的淡水城鎮身影上是清楚易見的;對岸的觀音山是淡水居民市街生活的空間引導指標,具有定向作用,以致在彎曲的路徑空間中不會迷失;而今我們從高層建築招搖的姿態中讀到的是失落的地方性、生活在痛苦中而不知的人們和早已高飛的投機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