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647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20227「合法圖利」挑戰朱立論道德紅線++升格是一種福祉,或是災難上身!

容積應該是針對一些對於公共利益有所助益的作為而獎勵,它的本質是「無中生有」,圖的是公眾利益,因此,公共利益是做為容獎的前提才存在,若把公共利益拿掉,容獎剩下的什麼,無須我們多說。
 
然而,在現實的審議會議中,容積獎勵成了一種「給定的」東西,好像還不能不給,沒給就不對,就是反商一樣,透過主管機關的營建署和地方政府「腦力激盪」,不斷衍生出不同的獎立名目,其不是為了公共利益而出發,而是替都更案創造更多的利多。從幾年前的三峽台北大學城的「時程獎勵容積」,與捷運周邊五百公尺內可以移入二倍容積的容獎機制,我們發現都會區的「容積獎勵」,竟已轉變成為一種「容積放送」制,公共利益早已蕩然無存。
 
隨著監察院的糾正案不斷被提出,也讓社會開始認知到,容獎是一種實質上的「國土搬運術」,政府機關以法令創造出「無中生有」的容積,遺憾的是,任憑監察院查出個案中的實質圖暴利的證據,也無從證明其對價關係。
 
近年的「黃金雙子城」所推動的,貌似新的都市發展的美妙圖像,透過都市政策要到容積,加速淡水河邊的土地的開發,即所謂「河岸第一排」的豪宅計畫,一方面將都市景觀與風廊阻斷,同時所延伸的交通連結的需要,已經將腦筋動到要利用高灘地作為連外交通的通道,於是乎,過去將近二十年所闢建的高灘地的遊憩活動,被一一沒收,徒留交通要道,真正獲利的是誰?藉此,都市計畫、都市設計與都市更新審議的法令機制,成為不公平不正義與環境惡化的操作平台。
 
新北市長朱立倫最近所提「合法圖利」,話語上是希望公務人員有所作為,但是在地方政治現實中,這些新的建設計劃的特點是過程中需要「有力」的行政力的介入,便於「喬出」法令的縫隙。用這個角度來重新檢討「公有地」被挪作為都市更新時,我們不難發現其中的謬誤之處。
 
關於「公有地」開發的規範,如何挪用與批可解釋裁量之後,話語沒有講到的地方,恐怕已經超越了朱市長道德經驗的紅線吧!市長,您可以假裝沒看見嗎?
 
吊橋、古蹟全都都更,猶如電影「海角七號」中的山啊海啊都BOT
 
新店碧潭吊橋、新莊武德殿及派出所水牢,與淡水「總稅務司官署宿舍」(俗稱小白宮)三個都更案,它們的共通點是文化資產、超過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公有地,但是,它們全被都更吞噬。
 
電影「海角七號」中,BOT成了人民對政府治理失當的指控,而如今,都更是否成為下一個施暴者?
 
「新店碧潭吊橋」這座在二千年才以六千多萬元整修完成的吊橋,預估還可使用五十年,卻為了周邊的都更,市政府宣稱「年久失修」。
 
橋梁是否安全,容或有可議之處,但占有超過一半的公有地,竟放任公權力配合私權,未來完成都更後,吊橋主纜墩座範圍的所有權,竟是未來160多戶屋主所共有,新北市政府只有約定專用權;也就是說,該給的容獎,政府照給,花錢維護吊橋的工作卻仍要新北市府負責,這豈是荒謬兩字能形容。
 
新莊老街的案例,更是變本加厲。一個都更案,可以將指定歷史建築武德殿搬遷,理由是武德殿位於整塊基地的中心位置,但以都更處所公佈的計劃圖上,武德殿位在公有地的邊角上,與此同時,武德殿旁的新莊派出所,派出所內的水牢是日據時代遺留的歷史文化資產,也在這一場都更中被抹去。
 
容獎所強調的公共利益,公有地作為公共利益為前提的意義,到底在哪裡?從整個計劃來看,實在看不出需要遷移武德殿的需要,也難以理解這個都更案的目的為何?更諷刺的是,新莊老街正經過城鄉局進行「廟街風貌」計畫。
 
如何面對都市營造的公共價值?
 
即將進行都市更新計劃公告的淡水小白宮坡下的開發案,也是如此。
 
淡水小白宮座落在可以直指眺望淡水河與觀音山的山坡上,這是文化部指認的「文化資產世界遺產潛力點」的關鍵因素,但是,新北市政府日前回應投書,同意建商以「沒有作為」為由,將基地預定地旁的公有地納入都更範圍,藉此獲取最大的容獎,然而,容獎後的二十七樓層高的建物,卻擋住了後方小白宮的景觀。
 
我們不禁要問,「公有地」配合都市更新,到底創造了怎樣的公共利益?
 
如果這個個案通過市政府同意核備成案的話,我們是否應該建議文化部,撤銷淡水作為「世界遺產潛力點」呢?
 
新莊武德殿的都更案,瓦解了新莊廟街的整體風貌的塑造,新店與淡水二個案正是日據時代所指稱「八景」之一的淡水,以及「十二勝」的新店碧潭的風景,都更案後的新店碧潭橋後所聳立的大樓,以及淡水小白宮前的大樓,宛如兩座紀念碑,南北相隔,註記這座城市景觀的死亡?
 
升格過程中,地方政府的作為!
 
我們要說的是,容積的給予不應視為理所當然,需要的是公共價值,更不應當做為處理地方勢力、利益分配的「無本」手段。我們不希望這三個都更案,或是未來的都更案,將「源源不絕」的容積,轉化為處理地方關係的「伴手禮」。
 
過去的台北縣創造了「投機城市」的都市性,「升格」後的新北市,如何創造令人期待的轉變?在板橋浮州合宜住宅政策落實中,新北市政府被營建署綁架而背離浮州居民對於解禁之後的都市更新的期待,殷鑒不遠,不管這三個案的進度如何發展下去,全看新北市政府的態度與作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