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647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個專業實踐的方法--陳亮全老師在城鄉所的日子

在吉阪研究室的時光中,陳老師參與了東京都所委託的研究案,有關居住環境品質及其整備策略的調查研究工作。在這調查工作中,針對東京不同地區進行不同類型居住環境進行評估分析,並加以分類,然後彙整其問題及可能改善的策略等。這個機緣也讓他有機會參與「世田谷區」所展開的相關工作。「世田谷區」是日本早期的都市社區中,透過社區參與進行環境改造工作的地點,在這些經驗中,他得以從社區營造事務、方法與機制得到初步的經驗。除了早稻田「研究室」的學術訓練之外,也參與了東京郭茂林先生所主持KMG事務所進行的台灣的都市設計工作,包括「信義計畫區」與「台北火車站地區」的都市設計工作,這在當時都是最新的規劃論述。 長時間的日本經驗,陳老師有他一套堅定的實踐路數,維持一種以真實為出發的關心,關注社會真實與意識的改變處,正是專業作用的所在,解決問題的答案從心與腦開始,而是在實踐中浮現。從住宅研究、都市空間研究、都市設計審議參與、社區營造的提倡與防災體系的建立等等多樣的實踐之路。在他早期開始引介日本的「地區環境營造」文章中,印象深刻的是他所提日本柳川城市改造的案例,一位地方政府的基層官員如何在擬定計劃的過程中看到真實世界的機會,而轉變長官加蓋河溝的意志,轉而推動河川整治,發展地方產業的故事,這個「科長的反叛」已經成為日本都市計劃教科書的案例,我後來在「官僚之夏」小說中看到了這樣的「熱血」,做一個官僚與日本「開國」之社會處境下勇於任事的態度,而為了推動理想所進行的論辯!這個論辯的精神在生活世界中要如何展開呢? 關於台灣都市空間研究的展開,與殘念 在2006年完成「台北市景觀綱要計劃」研究案中,引用陳亮全老師所畫「台北盆地鳥瞰圖」作為空間敘述的底圖,用來因應為幾條線下,描述台北盆地的整體關聯性的生態系統架構。「食衣住行台北」是陳老師在吉阪隆正所指導的暑期調查活動的成果集,陳老師對於這張圖的描述:「我在這本書中使用魚眼地圖的方式描繪過臺北市,當時我是以臺北車站為中心畫了這張地圖,但它不只能看到臺北市區,還可以看到連接臺北市,但是在淡水河對岸的三重、新莊、板橋與永和,以及盆地周邊的陽明山、雪山還有淡水河的出海口等等。」 「食衣住行台北」書中,吉阪老師寫了一篇題為「為何要再次觀看臺北?」的序文;文中他藉由「人口密度」與「人口結構」二個指標,以及臺灣特有的歷史發展、與大陸的關係等背景說明,指出「臺灣的高密度都市空間、居住型態以及長年釀造出來的食衣住行、語言使用等生活文化都具有其獨特性,值得再次詳加調查分析,以至好好學習,而不必樣樣要師法歐美。」 從關注台灣社區公共環境的研究開始,關於「容積率」獎勵所提供的都市開放空間的研究,陳老師是最早的幾位研究者之一,同時一段時間,接受邀擔任台北市的都市設計審議委員會的委員,有機會參與的這段時間所建構的都市建築的生產過程。他在信義計劃區二十五週年前,提醒我說可以回顧一下,於是我們開始整理資料,就在都市設計學會提案,獲得學會支持,開始進行相關展覽的籌備工作。哪一個暑假,花了許多時間,在有限的經費與時間壓力下,透過邊做邊討論的方式,將這個展覽弄起來,也辦一個研討會。 在討論過程中,他仔細的說明當初郭茂林所作的基本計劃的精神,提到二件事情,第一件事是當時的信義計劃區也是全世界新的實驗地區,設計團隊研究了當時世界最新的都市空間,而提出的一個實驗計劃。另外是關於郭茂林對於台灣亞熱帶都市空間使用經驗的關注,提出留設騎樓的街道成為信義計劃區核心區的主要穿越性空間。因此,當他參與了周邊百貨公司的都市設計審議,在爭議中,他堅持鄰接騎樓應該設置小型的零售商店,以回應都市設計計劃中的都市空間形態的生成意義,關於一條街道空間的創生。但是,最後還是以百貨公司的形態通過了審查。這個個案經驗可以說是「都市設計」機制的核心議題,早期的都市設計嘗試透過都市空間規範來引導都市建築類型學的調整與轉變,但是面對新的空間邏輯時,建築形態改變了都市空間的規範,同時挪用了公共空間。 2010年的都市設計學會的年會中,在容積浮濫放送的座談會上,他憂心忡忡於台北都會區的都市空間的災難在這個角度上,陳老師就以都市防災提出對於過度容積獎勵的批評。都市設計容積獎勵原本是為了都市環境品質的提升,確發展成為造成城市災難的因素之一。沒有開闢的消防通道也可以當作給容積獎勵的條件,都市設計的「協議」已經被挪用為都市危機的創造機制。 社區規劃到社區營造,到九二一,與之後 在他最早參考日本的經驗所提出的「地區環境營造」,同時,經建會毛正羽先生在推動台灣都市設計制度之後,提出「社區參與」的議題,與陳老師合作找到他們二位所的居住的「福林社區」作為實驗的對象。 「社區營造」已經成為台灣社會轉變過程中重要的社會改造計劃之一,陳老師以其早期在台北市的福林社區的推動經驗,適時提供「社區營造」第一個政策版本的具體實踐內容。1995年文建會陳其南副主委也就是把社區營造的理念與做法納到既有的業務計劃裡,透過修正文建會從民國八十五年度到八十八年度的工作計劃為基礎,提出具有「社區營造」精神的新的執行方案。其中由劉可強老師負責《充實鄉鎮展演設施計劃》,陳志梧與曾旭正兩位老師負責《輔導美化地方傳統文化建築空間計劃》,期待透過這兩項計劃的執行,能夠全面推動社區文化活動與空間改造,進而凝聚社區意識,逐漸達成社區總體營造所倡導社區參與的目標。 除了這兩項計劃外,陳老師與我一起協助研擬了一項「社區文化活動發展計劃」,做為日後推動社區總體營造相關業務(包含前面提到的兩項計劃)的重要基礎與支撐。除了日本的經驗與認知之外,我們所推動的福林社區經驗適時地提供實作的想像。參考了當時文建會與其他部會已經執行的一些相關計劃,研擬出此發展計劃的目標、預期成果,以及最重要的實施策略及方案等。 我們在此計劃書中首次確認了「社區總體營造」一詞及其涵意與重要性等;而在策略及方法中更擬出能夠符合與促成社區總體營造所強調的「由下而上」精神與做法之多項施策,例如理念宣導與人材培育之相關項目,以及納入社區自行提案申請的「申請計劃補助」項目等等。 社區營造累積的許多社區轉變的個案經驗,在「九二一」地震發生後,支持了許多工作者展開第一線的災後的社區營造工作。陳老師除了透入與國家在地震災害的機制與法令研擬工作外,也帶領社區營造學會投入災區社造工作的支援工作,彙整了災區的社區營造經驗,這個工作持續至今。他歸結這段時間的經驗:「九二一震災的災後重建也反過來影響、帶動臺灣的社區總體營造進入了另外一個階段的發展,一方面災後社區重建的議題不再只限於住宅等家園實質空間的重建或改善,納入了社區網絡、產業生計、社會福利、文化傳統與生態保育等等都是社區重建可能面臨的課題。另一方面,震災重建經驗也建構了社區營造團隊駐點社區、協助社區、甚至培育社區居民,促成社區本身營造能量的提昇。」 結合第一線的災後社區重建的參與與研究,以及國家防救災體系的建立的工作,陳老師不拘限於空間專業的任務,順著真實生存處境的遭遇前進而擴大了相關專業的經驗。從國科會的防災研究,到防災中心主任。他致力於建構台灣第一套防災體系。 從防災研究到防災體系的建立 從社區營造跨到防災領域,似乎與在日本參與世田谷區太子堂二、三町目的社區防災工作,見識了日本除了社區防災環境改造,還有更大規模與更高層次的都市防災計劃,嘗試透過都市計劃手段營造減災、耐災的都市空間等等工作的展開。在一九八八年左右,內政部建築研究所開始籌設,被邀請提案開始有關於防災的研究發展計畫。而參考日本在此領域的研究發展經驗,研擬的研究發展計劃包含了從建築個體到都市空間,具備不同層次空間以及不同防災階段議題等考量的防災研究架構,可供長期發展的計劃。選擇了嘉義市為研究對象,對其在大規模地震災害上可能潛在的危險度進行評估、探討。在一九六四年一月中就在高二準備期末考的某個晚上,發生的白河地震帶給了長遠的震撼與影響。 之後,參加了國科會從一九八二年起「大型防災科技計劃」的長期計劃,每期五年共推動了三期十五年之久。這個大型研究計劃分成了氣候、防洪、坡地、地震以及社會經濟等幾個不同領域的群組,陳老師負責有關都市防災規劃的研究。一九九五年一月十七日,日本淡路島發生了規模達M七點二級的重大都市型地震災害。他馬上當神戶進行現地的踏勘,拜訪了當時正忙於救災應變的幾位大學教授與神戶市府的人員,對災害防救的體系,災後重建的內容、應變救災的操作與難題等有了較深刻的了解。 一九九七年,國科會繼續推動「國家型計劃」中的,《防災國家型科技計劃》,從都市空間防災規劃的研究轉進到防救災體系及其機制運作的研究領域。一九九九年發生「九二一集集地震」,它不但造成中部地區嚴重的人員傷亡與財物損失,對臺灣的政府、民間以及災害防救工作產生極大的衝擊。這一場災難更激起社會對於災害的認識與重視,於是在九二一大地震中,有計劃的從經驗中推動整合整備、應變救災、防減災與重建等課題的認識,並據此制定了台灣第一套「災害防救法」。並隨之展開落實於地方政府的「全國性的災害防救基本計劃」、「災害防救業務計劃」與「地區災害防救計劃」等工作。 在這些實務的經驗累積,二○○四年陳老師兼任科技中心主任,他更為積極將過去所累積的經驗,規劃設計「社區防災」的課程、教材,並透過真實社區的實作經驗,建構起社區防災的論述與操作方法,提供消防署、水保局以及部分地方消防局等行政單位與民間團體推動社區防災業務時的參考。在莫拉克颱風與八八水災之後,如何提高社區自我防救災能量的重要性已獲得普遍的重視。 這些實務與行政經驗也同時開啓了「災害防救之研究」研究領域,所指導的研究生目前已經在許多機關、研究機構與學院中扮演積極的角色。從既有的經驗來看,災害的類型或內容越趨多樣化與複雜化,以至複合型的新興災害,過去以建造堤防、抽水站等工程手段來防治災害,以及在災害發生之後,趕快救災搶救以減少人命傷亡的災害管理手段,實在難以應付越來越複雜、越來越擴大的災害趨勢。前面這些所謂「減災(減緩災害可能的發生)」的對策,都與我們熟悉的國土計劃、都市計劃、土地利用與管理等息息相關,換言之,空間規劃領域才是災害及其防救或管理的基本關鍵。越深的參與交雜著越深的感嘆:「臺灣各類、各層級的空間規劃或土地利用都是從有效利用或發展的角度來思考,對於最基本的安全與保全都是置之不理。」 危機世界中,如何能夠安居! 陳老師在長期參與台北市地區環境改造計劃的工作中,提出了「地區發展計劃」的構想,跳開社區參與局限在社區空間改造的既有模式限制下,針對都市環境營造的機制限制。都市計劃體系中沒有生活世界的想像,主要是我們的都市計劃並沒有對於生活世界的回應,都市計劃與細部計劃之間一直存在很大的落差。於是希望「地區環境改造計劃」可以扮演回應真實生活世界需求的作用,可以與目前通盤檢討之「實質空間計劃」有其內容的意義。這個構想在台北市實施幾年,但是一直在現實中找不到政策的支點,以至於並沒有產生作用。 在2010年的新北市的社區規劃師培訓計劃中,「都會區社造」成為新的挑戰,特別針對新北市升格之後,鄉鎮市的自主性被取代,當地方文化工作全由市政府統一發包採購的條件下,各具特色的地方文化經驗恐怕將不容易產生作用。在新北市「中和河堤護樹」、「板橋湳仔溝搶救」與「永和四號公園護樹」運動中,都會區環境關懷的議題改變了過去社區規劃師的環境改造工作的內容。「地區環境改造」重回議程表,在面對新北市升格的時勢下的工作方式,市民積極關心居住環境品值得議題,成為都會區社造的重要任務,一系列關鍵性的環境治理的議題,如從「反對雙溪築堤治理」到「河域治理」的啓動,從「湳子溝搶救」到板橋「浮州發展民間版白皮書」提出等等,在實踐與理念的前導下,擴大了都會區社區營造的內涵。 之外,城市的「危機治理」已經成為不是「選擇題」,而是「申論題」,都市環境的治理性質改變了。陳老師似乎還是走在前面,積極的回答「如何在城市中安居!」 持續的,在實踐中與社會互動,從研究、倡議到行政或是機制的建構,是一個特別的「陳體系」的專業實踐模式,退休應該不會改變什麼?(部分資料取自2010年5月,廖彥豪、于欣可、凌宗魁、吳靜怡等人的訪談資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