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61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20405沒有都市更新,只是蓋了幾棟建築!

「文林苑」事件,終於如最後一根稻草,喚起了人民心中積壓許久的怒氣,到現在,官員與專家學者仍在說「都更非惡法!」我們要問的是,「到底是誰將都市更新推向這樣的處境!」「到底是誰任都市更新走向妖魔化的方向!」多年來,當我們不斷提出種種的質疑,指出不公不義的所在。都市更新法制不完備在先,建商與官員的「密室操作」才是讓都市更新趨向毀壞的直接作用力。終至於將原本對於都市發展的期望轉變成為人權迫害事件。這一次不只是政府錯估形勢,而是創造了災難的現場。 我們需要怎樣的都市更新呢? 真實的問題,都市轉變的需要 從目前規定下修到基地五百米平方的土地就可以進行都市更新的政策來看,其實我們沒有「都市更新」,有的只是建築物的改造。這些切割細碎的都市更新案卻也獲得極高的容積獎勵值,是問題的根源。以一個生活街區來看,突然增加多於既有都市計劃所規定的二倍半以上的進駐人口,而政府也沒有計劃來提供相當數量的生活需要的公共設施。會有怎樣的問題呢?目前可以看到都會區的內的開發區,有許多大樓從一片片低層公寓中拔高而起,但是周邊的消防通道並沒有開闢,生活世界中充滿了危機!更誇張的是台北市政府還創立「都市防災」換容積的機制。將防災做好不就是政府的基本責任嗎?竟然成為容積交換的項目。這種名目張膽的「都市治理術」已經滲透到攸關生命財產的領域,先以防災作為容積獎勵的條件,而又將容積當作政府應辦事項,大樓蓋完,建商賣完房子走人,而將災難與不方便留給住下來的市民! 透過都市更新不就要解決這些問題嗎?當城市需要進行都市機能與結構性的調整時,土地的擁有是最好的籌碼,可以直接對於城市轉型的需要做出回應,除了全球競爭之外,密集都會區的各種類型的災害危機,老齡化,安居樂業的生活需要。郝龍斌市長一再帶著台北市政府官員到歐洲國家去參訪,卻沒能看到都市更新如何作為都市競爭力的積極策略。這樣的結果,不只是沒能回應市民對於都市改善的期望。也讓台北市的都市特色的塑造在原地踏步。不要說全球城市的展露,作為一個華人城市也會逐漸失去光彩。 台北市如何推動都市轉變 98年4月1日宣告「台北好好看系列計畫」啓動。「短期以為了花博會以改善重點景觀地區的,提升台北市的國際形象」。其中「地標建築」是依據中央97年9月12日新修訂都市更新建築容積獎勵辦法第十三條規定指定策略再開發地區,其獎勵後建築容積得增至各該建築基地法定容積之二倍。可是花博結束二年了,卻還沒有一棟地標建築被蓋出來。於是我們發現,這完完全全是假借舉辦花博之名,行「容積縱放」的政治操作,平百無故的給出了上千坪的容積獎勵。食味知髓!在台北市長的選舉關鍵時刻中,台北市政府針對四五層公寓,端出了「二倍容積,一戶換一戶,再加停車位」的政策,在相關配套法令與機制欠缺的情況下,直接針對四五層公寓住戶進行實質買票行動。這個政策不只是造成近百件已經接近完成都更程序的建案紛紛撤案,甚至以「一戶換一戶」的行情破壞了這個城市自有的都市再生機制。於是環境品質、公平正義與都市安全不再是都市更新所關心的議題。 在選舉政策作為前導下,容積獎勵的操弄成為行政官僚的核心任務,於是各種獎勵名目,不管合不合理,都可以成為容積獎勵的項目,包括開放空間、停車、環境融合、創意建築、臨時的假公園、防災、無障礙設施、綠建築、、、等等。這些冠冕堂皇的字眼,就藏著偏離價值觀的事實,例如「綠建築」容積獎勵原意是鼓勵減少碳排,而事實上這樣的獎勵卻增加千倍的碳排。「假公園換容積」更是荒謬的語言,連基本的「無障礙空間」這種基本條件都可以用容機來換取。政府就是這樣昧著專業良知,無視於都市空間品質的惡化,提出各種的獎勵名目,主要是要去支持「二倍容積,一戶換一戶」的選舉政策。容積過度獎勵的後果將由居民來承擔,建商早已遠離。 這幾年所新建的都市建築,幾乎都是「大門深鎖的(大樓)社區」(Gated Community),留給街道是一個個高的圍牆或是大鐵門與監視器,這樣的建築形態,完完全全是「反街道」,也就是「反都市」的空間。在容積的操作中,「豪宅化」成為唯一開發模式,加速台北市的空城現象。 隨著「二倍容積」爭議的政策面臨到質疑,為了掩飾都市更新政策所造成的負面形象,市政府推出像是「都市再生前進基地URS」這樣的計畫配合推廣活動的舉辦,作為粉飾的「面子工程」。在論述上,雖然使用「都市再生」來取代「都市更新」,但是終究無法掩蓋都市更新的推土機本質,也無法產生都市轉型的關鍵作用。 台北市的都市發展機制在自我繳械的過程中,已經失去引導都市發展的作用與機制能量。過去扮演都市空間價值守護的都市設計審議機制也被容積獎勵的討論給框限住。因此,以容積獎勵做為都市更新核心條件下,都市更新不只是沒有能力去解決既有的都市環境品質的問題,甚至也淪為問題的根源,如環境品質與公共設施不足等。 結論 政府推動都市更新已經二十年,台北市的天空線可以看到優雅的建築物增多了,但是回到真實生活世界,都市空間的不方便與不友善、弱勢者還是找不到合適的居住、社區使用的公園綠地仍舊缺少、周休二日的休閒空間來不及提供、政府執行建設仍沒有改變以驅趕弱勢居住者的習慣、、、。 「文林苑」都市更新建案所引發的爭議事件正好可以停下來檢視台灣推動都市更新政策二十年來的經驗。政府與建商的「自我感覺良好」的強拆行為終於引起了社會普遍的憤怒,醞釀了修法的社會基礎。士林王家到目前為止對於「家」的堅持,讓我們需要在台北都市過程中看到城市的生活與生命價值,而這個部分才是修法的關鍵。也就是說,都市更新關乎市民生活的照顧,也關乎都市轉型的積極意圖。不然,以目前台北市政府的精神分裂狀態下,市政府所將推動的「創意城市」將成為「創傷」與「失意」的城市。這個社會已經不容許這樣的由政府所造成的失控狀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