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61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20311五位老師,五句話!

華老師在2011社會住宅國際研討會主題演講感概的說:「住宅政策已漂流40年,宏願應是『每一個家庭有能力住在適宜環境中的適宜住宅』;住改尚未成功,同志仍當努力!」是怎樣的政府,無視於人民的授權,可以這樣的作為;是怎樣的社會,需要面對這樣的機制力量而無力作為。 二年前在律師公會規劃了一系列有關於都市計劃與容積獎勵等等課程與座談,就特別邀請華老師與楊重信老師開講。真的是「老先覺」,清楚的理路與思辨提供了都市計劃的基本價值,回顧美國的都市計劃經驗,指出台灣都市計劃法系的混亂是關鍵所在。因此在新自由主義所打開的大門,讓我們看到官僚在混亂中,氣定神閒的幫著立委與建商「喬事情」。在以「釋憲」為目標,律師們協助OURs與幾個民間團體嘗試展開都市更新與容積議題的司法行動與幾個民政訴訟個案。機會有多少,目前的狀態就像便利商店收集圖章一樣,當累積到一定的個案時,或許我們可以透過理念打動法官,用法令去確認環境基本權利的保障,才收集二枚,同志仍當努力! 在那些對話的場合中,律師們輕易的指出許多目前都市計劃法令的法律問題。或許這是我們相關都市計劃與建管法令的問題。都市計劃法所附加的違章已經掩蓋了主樓,「法律千萬條,要用自己『喬』!」因此,在法令不明之處,諸多魔鬼孳生其中,就像「打地鼠」的遊戲機一樣,打不死。在這幾年中,地方派系的要角直接在立法院中掐住官員的脖子,也因此培養一批精明的官僚跟著算計著巧門,用遊走法令的縫隙之間,種種作為讓政府全面的向社會與人民開戰!如果改變世界是規劃設計專業存在的目的,那規劃設計要如何做呢?顯然做一個專業者要在這個戰鬥過程中,需要認真去整備相關的知識與技能,那會是一個新的領域! 講到「知識」那還真的是這個轉型社會的痛處,一個「社會住宅」有數種「變種」,但是沒有任何面對問題的誠意。過去「官大學問好」用常識,現在是無知當道。王老師退休後仍在臉書上幫大家讀書找資料,或是提供他所參與的已經成為「史料」的書簡,他會按讚來回應與留言鼓勵,提醒著作為一個知識分子應有的社會認知,以及提醒環境專業者的初衷。 在王老師執筆的幾篇有關於環境規劃設計教育的文章中,他從經驗與真實的社會條件中,提列了種種的期待!過去幾年,這些老師將學生帶到真實世界的現場,去發展兼具實務規劃、政策干預、街頭運動、社會倡議等等的新的專業認知的擴大。似乎是這些老師對於空間環境規劃教育的堅持,使得城鄉所的前前後後的學長一直是推動了台灣轉型過程中的幾個場域的重要的關鍵力量之一,至今仍持續在社會角落中作用著。「城鄉所」已經成為一個價值觀。 這些老師用一整個世代的青春去處理台灣社會轉變過程中的機會,「社會改變了嗎?」有改變,但是更加複雜的處境已經上場。場域也更為多樣。開始使用臉書的這二年,在這個平台上串流了各種運動相關的團隊與個人,在不被回應的處境下,聯盟成為一種需要的作戰形態,包括議題與專業的聯盟。透過臉書的交流一點一滴的揭露,集結的場所從街頭、電台、法院、議場或是衙門口。 在十四五公園被拆的哪一個晚上,劉老師描述:「老先生就靠著一塊墓碑滔滔講著故事,你說這個畫面是不是藝術嗎?」這是在一場有關於藝術空間的座談會中,他對於藝術的意見。劉老師一直堅持這樣的理念,我深刻的覺得,就是這樣的價值讓OURs還有一定的動能。在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的參與經驗中,劉老師與喻肇青老師最是支持,有求必應!不斷提醒專業價值的核心,來自對於「人」的關懷!從十四五號公園、樂生療養院、溪洲部落、寶藏巖等等,他所關心的是人!在他的專業堅持的支持下,一群年輕人長期無私的推動著樂生療養院的搶救運動,令人感動! 對於人的關懷或是設計參與工作常常被誤解是因為對於專業的能力不好,在既有的專業論述中,常常將專業與社會對立起來。跟著劉老師學習一個最完整的示範,在許多設計對話的場合,縱使是「平淡無奇的」社區空間,他可以引起種種俱有省思與創造性對話的展開。「參與」對於社會來說,不是在表現民主風範的外在評量;對於專業者來說,不是一種選擇的「另類」工作方式;對於使用者來說,是可以避開迷宮式的空間生產,得以建構空間與生活方式的關聯性。或許「參與」就像蘇珊宋坦所言「藝術不是詮釋學,而是熱情!」。OURs在社會轉變過程中的第一線上,透過參與種種,而擴展了專業介入社會的姿態,在專業技術與知識上的能量。作為專業者我們要有能力去面對真實世界,尋求解決問題的答案的能力。劉老師常常受邀下海擔任主持人,帶著進行了幾個重要的研究案,讓年輕一輩可以在真實的實踐,去開創可能的新的專業技能。 夏老師的建議,給我博士班考試的題目:「以高年級的對象,開設『設計理論』」,隔年配合淡江建築課程改革的機會,就在淡江建築開設了「設計理論」。一方面是在歷經「批判」或「解構」之後的理論重建工作,同時,在畢恆達老師有關於「紮根理論」的進路中,如何在現實的設計實務經驗中發展理論,這一堂課就配合一邊的專業實踐(淡水社區工作室)與教學設計並進,面對真實進行個別主體的「理論化」工作的可能。歷經工作室與個人經驗的多次轉折與課程調整,逐漸從教學與實務工作中,累積專業實踐與論述的發展的可能。之後從這個課程的累積,逐漸擴展到碩士班的課程,開始有關於設計研究的工作。關注於教學,夏老師的用心已是他所說的「上將級的」老師!到現在,我們大概只能做到作戰連的連長,正帶著兵仰攻灘頭堡! 在城鄉所開啓了理論訓練的視野,成為之後專業實踐的眼睛。對於機構化的拆解工作中,重新建構設計的出路。這幾年在OURs的工作中,最大挑戰在於「專業與社會」的關聯性已經成為議題。面對都市計劃等機制的全面失控,相關的專業團體與專業學院全面的噤聲不語! 關於都市更新,恐怕最深入理解的是在「都市更新」政策中受害的諸君,而不是學院中的專家學者,這樣下去,專業終將逐漸失去與社會對話的能力。夏老師的提醒,讓OURs維持一定的動能力。在與各民間團體的合作中,他們逐漸確認OURs的能動性與專業實踐的能力。面對變動的社會,做一個專業者,我們需要有看到問題與解決問題的能力。 陳老師在早期推動「社區環境改造計劃」,不同於歐美回來的學者講社區建築或是社會建築,陳老師關注於「生活世界」的經營作為核心的都市計劃改造工作。這些概念雖然在一大段時間是以「社區營造」概念成為台灣社會的一段轉變歷程中的主要論述。但是,二十年後,整理「社區營造」的新轉折處,卻發現以「社區生活」為核心的社會轉變又回到關鍵性的位置。印象深刻的是他所說的「科長的反叛」這個已經成為日本都市計劃教科書的案例,我後來在「官僚之夏」小說中理解了這樣的「熱血」背後,做一個官僚與日本開國之社會處境下勇於任事的態度。 師承吉阪隆正「發現的方法」,陳老師有他一套堅定的實踐路數,所關心的不是「社區營造」如何定義?而是維持一種以真實為出發的關心,關注社會真實與意識的改變處,正是專業作用的所在,解決問題的答案不在腦中,而是在實踐中浮現。於是在2010年的新北市的社區規劃師培訓計劃中,我搜尋到了陳老師二十年前所關注的論點,那個時候還未大張旗鼓的講社區營造,他寫文章討論都市計劃體系中沒有生活世界的想像,福林社區是一個實驗計劃。社區參與改造公園的目前是在形成一套「生活世界」營造的機制計劃。如今又重回議程表上。成為我在面對新北市升格的時勢下的工作方式,一系列關鍵性的環境治理的議題,如雙溪河域治理,板橋浮州發展的民間版的提出等等,擴大了都會區社區營造的內涵。中介於實質環境規劃與真實生活世界的連結,或引用「地區發展計劃」的概念,在都會區升格的時勢下,地方自主性的危機,或許可以作為都會型「社區營造」出發的動力之一。 年末!正在盤點OURs過去一段時間的工作,與當前的都市運動處境,而低迴!構思新的年度策略也無所著時!收到這本書的初稿,深夜展讀,一篇篇的訪談中有許多訊息,直接從過去指向未來。我想這些老師的種種話語給我們的,或是給這個社會的,還有許多的可以啓發深思的所在! 當他們的學生是辛苦的!在那轉變的社會過程中,他們對於社會的積極與真實的投入,打破既有學術界的框限,總是講一些「顧人怨」的意見,雖然那一段時間擴大了台灣專業與社會論述的視野,改變了這個社會的某些角落。但是當他們的學生就常常被「釘爽耶」。一段時間,同學們在求職上或是在學術發表上常常莫名地遭受不平對待。因此,我們需要更為強壯! 當他們的學生,何其幸運!離開城鄉所之後,五位老師的專業素養與實踐言行,關於社會仍舊積極主動而不自私的作為,寫在這本書中;帶著,繼續前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