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647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20215台(灣)中塔,台中都會身影的浮現?

從「水湳經貿園區」到「中央公園」 「廢棄機場再造」是目前全世界最夯的規劃設計議題,關乎在全球化下的都市轉型的要求,機場已經成為一個國家重要的基礎設施。因此,舊的機場因為地點或是規模的因素被廢棄,或是因為這塊連結著主要城區的大型土地正好可以作為新的都市發展區。在機場功能移開之後,這一塊難得的空地如何再使用,便成為都市轉型的難得機會與挑戰。也就是說,「水湳機場」的規劃需要能夠跳開都市既有的開發邏輯,同時在產業計劃的支撐下,提供一個空間框架以容納隨著展開的都市轉型的行動。這樣的計劃正好可以宣誓台中市升格之後的積極作為! 台中市政府邀請建築師Stan Allen教授來進行「水湳機場的再造計劃」頗令人期待!在Stan Allen一篇題為「地景化的公共基礎建設」(Landscape infrastructures)的文章中,他認為「公園扮演著公共基礎設施的角色與工作,圍繞著基地流通運轉能源與物質,並協助修復基地上自然與社會的生態環境。」呼應了近年來逐漸成為新的「景觀都市主義」的理論與實踐。浮現於對於西方工業城市的反省之後的都市設計議題所發展出來的概念,強調跨學科的分析,相信在一個理性判斷之後的作為,強調實行的策略。相對於過去在大尺度規劃欠缺對於空間設計品質的關注,「景觀都市主義」關注於形式的社會價值的審美效果。景觀都市主義關注於都市轉型的時間向度,不是一個全盤的藍圖式規劃,允許種種的社會形態的展演與諸種組織聯盟可以在過程中參與其中,先發的計劃方案可以是一種啓動的裝置。因此,如何回應計畫案所在基地的機制是需要在規劃過程中設想進去的,本案針對公共基礎設施的施作,有其關鍵性的啓動作用。 Stan Allen所提出的計劃案,除了精確地指出先行的在北邊,也提出了一套在後續都市計劃主要計劃與細部計劃持續發揮機制作用的規劃案。是以「水湳機場規劃案」榮獲2008美國「進步建築獎」。等待台中市可以逐步地落實。 在「水湳計劃」中,基於台中市升格的時勢條件,希望透過「中央公園」國際競圖來回應新的都會區的角色,似乎並沒有在評審的過程中有充分的討論與共識。最後選出一個比較起來,似乎最無法落實「允許種種的社會形態的展演與諸種組織聯盟可以在過程中參與其中」的作品。於是一場競圖一場夢,不是競圖形式的問題,而是主辦機關沒有看到主要計劃的關鍵的核心價值而訂定相對應的辦法,雖然評審嘗試去詮釋這麼大的公園在土地使用上的戰略作用,去回應主要計劃的意圖。但是主要計劃所無法掌握的是真實基地上的機制,也就是台中市政府對於「都市策略」落實的行動原則,這麼大的公園之於台中市民的使用經驗,如何面對都市轉變過程中,市民對於公共設施的需求。回答這個問題,需要有一個協商的公共化的過程,來尋找與確認。這個並非一個設計概念可以成就。我們需要的是一個伴隨台中市升格所需要的「市民公園」,關鍵在於過程而不是結果,是一個可以沈淪與做夢的地方,而不是一個作品而已。 這個作品雖然細緻地提供了回應亞熱帶氣候的調解裝置令人印象深刻,但是作為「中央公園」仍需要超越技術與概念所建構的經驗,而回應城市價值。評審選擇的標準何在,在沒有相應的「機制」條件下,「概念」是最接近的王道。到底如何會產生一個好的結果,恐是這樣的競圖機制所無法討論。也就是說關注與視覺美學或是設計概念,而少關注於設計與真實之間的關聯性。以概念為主的設計往往需要花費較多的維護經費,以維持一種與其是形式上,不如說是概念的純粹性。於是預算總是超過預計,大家關心的焦點在於工程的難度如何克服?至於設計完工後的使用情況,在這些國際競圖中往往超越了設計者的意圖太遠,或是這樣的議題被設計者拋得遠遠的。 台灣塔,生態嗎? 在「水湳計劃」計劃圖上,中標註了地標的需要,一座很地區性尺度的構造物,但是內容卻是空白,顯然這塔不是這個計劃的核心。但是在落實層次上,「台灣塔」被當作優先的作品來推動,跳開了都市計劃的想像,拉高成為「國族建構」與觀光計劃的一部份,這是政治計劃的意圖,整個計畫又壓回到城市既有的邏輯。這是Stan Allen所沒有看到的關鍵所在。如果是這樣的話,A有比B好嗎?很明顯的,建築是無法解決都市計劃的問題的。「台灣塔」的動作已經讓本來的整體計劃逐漸拉回都市既有的邏輯,將這重要的機會簡化成為房地產的炒作。 透過二個階段的台灣塔競圖最後三百公尺高的。當第一個發想的階段,相較於整個島嶼的破壞性建設的爭議,顯然沒有得到太多的關注。但是,在被質疑浪費競圖費與拍胸脯的政治承諾下,第二階段的競圖已經展開,並且選出了籐本壯介的「福爾摩沙」成為首獎,預計在年將完工啓用,而開始引起關注。 「什麼是台灣塔?」、「台灣塔的目的是甚麼?」讓我們整理一下,來自台中市政府、評審委員與專家學者對於台灣塔的興建如何說。 胡市長在議會對於台灣塔的辯護,大聲疾呼給台中機會。他說可以帶來財政的收益,台中市政府官員也公開宣稱台灣塔一年七百萬人次造訪、年收入至少七億元。而在他一貫的狡辯的言詞中,只是再一次顯露他對於城市治理的邏輯,除了一再強調的依附在台中的房地產邏輯之外,他總是在製造話題當作政治槓桿,「給台中機會」來凸顯台中市的邊緣化,用「台灣塔」而不是「台中塔」更是不懷好心眼地想讓大家看到他的「高度」,結果是將個人心理不平衡的處境給外部化。不斷地舉辦國際競圖來轉移無能於台中都市轉型建設的焦慮。為什麼叫做「台灣塔」?這是一個沒有興建意義,只有興建意識的政策! 副市長借用建築師所舉的例子說:「艾菲爾鐵塔興建當時也是被質疑的」如何如何!來反駁質疑的聲音。我們要問的是:「艾菲爾鐵塔之於巴黎,要如何套用到台灣塔與台中市的關係?」「建築」在這樣的都市政治中突顯其機構化的特質,也「虛無」化成為一種說詞,終將如空氣一般化為烏有。 不用講這麼遠,從建築學來看,最大的爭議恐怕是來自於專業的認知部分,在競圖說明中,有關於「綠建築」的講法:「關於環境設計方面將運用各式各樣的方法,例如再生能源系統及被動式能源設計等方式實施。詳細規劃如下:綠色屋頂 / 雨水資源利用 / 太陽能集熱器 / 風力發電機 / 太陽能電池 / 地源熱泵技術 / 除濕空氣處理裝置 / 自然通風煙囪效應。

這些系統將被運用來減輕公共建設對環境造成的負面衝擊,而且將會有效減少此建築物對能源的消耗及碳排放量。」這樣挪用與轉用「綠建築」作為「生態實踐」的說詞,恐怕不是當初這些專家建構「綠建築」標章時的初衷! 這些東西全部實現出來,會有多少碳排放量,需要耗費多少能源!這些設施與構造的維護需要更多的能源。面對後續的維護,以目前的規模來看,單單僅是鋼構部分一年就需要去維護。單就三年需要油漆一次,約需一千萬的相關費用等等。更不要說電梯與種種設備的汰換與維修的費用,還有為了在三百公尺上可以種樹,所需要花費的設備條件與操作經費恐怕將超過億元,這些花費將成為未來市政府沈重的負擔。建築史篇章中,艾菲爾鐵塔至少在當時實驗了鋼構的可能性。台灣塔顯然沒能為這座城市帶來新的關於生態城市的種種正確的訊息,反而是用發展中的「綠建材」去包裝一個概念,這是一座完全是以石化燃料作為基礎所思考出來的構造物,這樣的講法,恐怕一點也不為過。 我們需要好好記得一位評審委員接受訪問這樣說:「這件作品能脫穎而出,因為它突破塔的制式形式,是穿透性極高的開放空間,保留未來公共活動的彈性,身為這座島上的居民,應該對榕樹下、竹林很有感覺,「福爾摩沙」充分反映出這份感動,可行性、土地親和力很強。」這樣的描述,回應了建築師所謂的「以『自然現象』的抽象意念表現,利用榕樹陰影光線的透射,創造出能讓市民舒適休憩的空間;此外,屋頂以台灣形狀鏤空設計,讓自然光影照射出台灣的影像,呈現『飄浮在三百公尺之上的福爾摩沙島嶼』。」 在這些虛誇的講法背後所支持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是在怎樣的條件下,這些專業者會用這樣的角度去看待這座被選出來的作品呢? 在被質疑八十億是浪費納稅人的錢時,台中市副市長解釋到,台灣塔所用的錢是重劃區的錢。但是當把台灣塔當作地區發展的第一個行動時,台灣塔的建造經費並還沒有到位,透過重劃的財務計劃保目前為止還只是帳面上的數字。「錢從哪裡來?」於是乎,台中市政府需要擔負重劃區的開發風險,這些錢將再一次排擠了對於台中既有市街中心區的建設投入經費。向子孫借錢! 台中市的都市發展真的沒有「台灣塔」不行嗎? 「重劃區」是台中市都市發展的王道? 塔之「無用」,隨著時間被社會的種種機制力量所操作。這樣的力量並非建築師可以掌握,台灣塔競圖完之後的第一個回聲,是在全版的房地產廣告中被當作吉祥物一般。 在經濟起飛的年代,台灣中部幾個縣市是以台中市作為消費服務的商業中心,以及伴隨著台中都市發展而形成種種的都市意識。相較之下,台中市的都市發展模式的特殊性在於政府所扮演的角色有限,主導力量在於民間的資本力量的作用。於是台中市藉著重劃區的模式不斷擴大城市的規模,一棟棟大型住宅建築取代了既有城市的街廓形象,巨大的改變這座城市的空間性格,留設的開放空間宣誓一種品質,滿足了對於環境美學的需求,街道空間的消失,成就了一種對於居住的想像所推動的「堡壘化社區」模式成為一種普遍的生活空間。台中市區成為周邊城市的消費與居住的期望,從中期的「理想國」的建築品味,到近期房地產以「階級」意識的宣誓作為宣傳。像一個預言一樣,預示了這個都市社會的轉變,在這座城市中的建築物也從機能的轉變成為象徵的作用。 這些重劃區並非是空無一物的土地,而是有故事有資源的空間所在,在以都市為焦點的思考下,其他地區都成為都市發展的儲備土地。台中市過去已經透都市重劃與區段徵收操作了將近二千公頃的土地,升格之後,加上周邊的鄉鎮市所進行的都市重劃的工作,難以想像的是在空屋率持續攀升的條件下,有沒有長遠的都市產業政策,這些所增加的土地將要如何發展。都市發展只有房地產嗎?台中都會區的產業發展為何,關乎升格之後,台中市的自我定位。 另一方面,重劃區的關注取代了台中舊市街中心區的發展。這並不是自然而然的現象,而是一種計劃性的城市轉變工程,當市中心區逐漸頹敗時,有機會重新選擇的原本住在市中心的居住者紛紛往外圍牽移,成為支持新的重劃區主要力量之一。因此也就更讓市政府減少對於舊市中心區的投資與關注。這樣的邏輯在台中的都市發展過程中成為普遍的「都市意識」。而當台中市升格之後,腹地變大了,當台中市政府無力推動舊市中心的發展,又如何有能力面對新的都會區的種種發展的機會呢? 升格之後所擴大的都會區應該如何規劃?如何在定位下界定空間發展的構想,似乎尚未被嚴肅對待。 讓子彈飛一會兒! 與資本緊密結合的地方政府最近流行以透過「國際競圖」來進行公共建築的模式,這幾個由台中市政府所推動的大型公共建築,讓台中獲得了天下雜誌以「創意城市」來稱頌台中,一種政治聲望的維持術。而真實的在地意義則是提供重劃區房地產炒作的宣傳物,甚至重劃區的劃設爭議硬生生的將「古根漢美術館」給打住。 這種以重大公共建築作為都市再生的案例,通常會舉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讓畢爾包這個工業城市活化的故事,但是我們沒有看到的是同時所建構的旅遊系統的支持計劃,包括各種交通方式與配套的計畫作為內容所營造的都市再出發的成效。簡化來說,這是一個細緻的產業計劃,而不是只有空間計劃而已。台中市所面對的不是建築的,而是都市設計的議題。因此我們需要從既有的機制下手,發展一套針對性的「都市設計」行動與機制。 我們需要用這樣的規格去期待升格後的台中市的作為。但是一直到最近的「台灣塔」仍就看不到這樣的轉變。孤零零的「台灣塔」如何達到市長的期待呢? 這座城市不是有「都市設計」的機制嗎?這座城市不是有專業社群嗎?可以說,這是一個機會,隨著議題的討論台中的市民與專業者可以在都會化的過程,去認知推動一座可以展示公共政策的平台是重要的關鍵議題。特別在面對新自由主義的政商結合的強勢作為下,更不要忘了台中市根深蒂固的重劃區開發邏輯,其實沒有「設計主導」這件事情,只有「市場主導」的真實。這座城市所面對的不是「城鄉風貌」的美化工程,而是都市轉型的關鍵時刻。 小結 民國百年的台灣天空線出現一系列引領話題的建築,台北市的「松菸巨蛋」、新北市的「美術館」、台東的「百年地標」、花蓮的「旋轉劇場」、新竹的「世博台灣館」、台中市的「台灣塔」與「企鵝館」。擴大內需二年有沒有帶來改變!消費卷有沒有改變什麼!這些大型建築物可以帶來怎樣的都市發展景象! 但是一個壞消息是,政府在面對產業轉型與發展危機時,仍舊採取「發展取向」,這一回還加上以「奇觀效果」的「超大型」建築物作為明燈。而事實上是在焦慮與「共體時艱」的掩護下,建構了新的城市治理術,「挪用」與「轉用」是文雅的理論名詞,而「巧取豪奪」與「搬運術」呈現了一個新的國家/政府的本質。 透過「台灣塔」國際競圖的熱鬧景象,映照出台中都市發展的雙元個性,一塊塊重劃區一棟棟石頭掛面的建築拼貼出一副足以回應廣告詞中的景象。但是這座城市雖然已經升格成為直轄市,雖然陸陸續續以國際競圖方式來進行公共建築的興建,但是急迫的城市治理機制並沒有改變太大。「水湳經貿園區」分享了最新的規劃理念「landscape urbanism」所完成的計畫,也獲得重要的獎項的都市規劃,仍舊難以保證後續的工作可以如預期的方向而發展。 而當我們再次看到這座城市的真實面向,我們關心現在就住在這座城市的人的生活所在,相對於近期重劃區的「商業化」與「堡壘化」的都市空間,雖然經過審議與獎勵,百貨公司開幕的交通窘境市市民的惡夢。在另一頭,從火車站前到舊市中心的持續蕭條、閒置大樓在都市的天空線中仍舊廢棄、過於俗麗的天橋對照著對於都市人性空間議題的關注不足、2012年2月公佈的道路無障礙考評,台中市位居五都之末、、、。這些關注與城市的真實使用,關注於你我的生活品質,並沒有提升太多。台中市政府何在? 因為沒有被說服,所以在「反對台灣塔興建」的臉書上的意見,短短一個星期中,有將近二千參加這個「反對活動」,顯然有許多台中的朋友對於台灣塔的興建是有意見的。我所關心的是,既然有心透過國際競圖,顯然是要造成社會效應,但是事與願違,反而讓台中人沒能夠從這個城市大事情來擴大社會認知與激盪出對於這座城市的祝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