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67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吃虧與佔便宜 陳韶賜建築師

因為開業兼教學,每年寒暑假回美,我花了不少功夫在收集資料上。由於內人也是建築師,她退休前在芝加捷運局任專案經理,又是芝加哥藝術館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AIC的會員及義工。每次我回到芝加哥,總會安排我去聽聽與藝術及建築有關的講座和參觀正在舉辦的畫展及活動。對我來說,除了回憶良多,增進新知,也是一種特有的感受。 去年在AIC下的「建築與設計協會」及另外三大文藝基金會贊助之下,邀請了專家學者與該館的專業評論家,篇寫一本芝加哥名建築師終生作品展的專輯。內容將涵蓋該 Institute 收集的三萬餘件 Goldberg Associates 的作品原件與模型。約計150個設計案。經精選整理而成。 內人因在AIC做義工,協助他們整理及研究收藏館存的中國藝術品。得知專輯的消息。想起我們曾收藏了兩張Goldberg的作品,上面有他的簽名及日期。事隔十餘載,也不知如何去處理它。因此拿到AIC去,問問有沒有收藏及使用價值?那知道專輯成員看了,認為是他們缺少的「寶物」。我們也很高興為Goldberg先生保存了他的「眞跡」。 一轉眼又是年假。我回到芝加哥。內人問我要不要去看看Goldberg的特展。當然好。然而我卻有一種較複雜的心情:一則我太熟習他了。二則那也是我正當壯年所經歴的一切。其中有苦,有樂。有希望,也有心酸。我的離職,互有不捨,又是那樣無奈。因為他老了,事業走下坡了。在他過世的前些年,我仍不忘去看他。無限感慨。 那天到了城裡,進到展塲。佈置得很莊嚴。一眼望去,都是些設計階段的構想草圖及模型居多。這是着筆者與評論家重視的文獻檔案。因為我曾掌管過Goldberg Associates 的資料庫,對那些文物都太熟習了。因此立即進入一種特殊的氣氛和狀况,不需要一張張的去看它。卻是回到過去的情景,又一幕一幕的從腦海中浮現。 內人要我看放在中塲小木枱上的展示專輯。中段出現一張雙頁張大小的Freehand Sketch,是這次Marina City主題的開端。那Sketch右下角,的確有她說的ST 85的字樣。使我想起那是我隨意畫的。大慨花了15分鐘罷。是我對Marina City的印象,卻被AIC收藏了。也作為Marina City的藝術境界代表。還有另外兩張Sketch是River City,和一個醫院的細部平面模型。我想到的是Goldberg先生沾了我的光,我也沾了他的光吧。因為這是Goldberg Associates的共同創作。也看出美國人對藝術及建築的遵重。我再把目光回到懸掛在牆上的原作,心中有無限感慨。 看完特展。內人說如果我喜歡那本專輯,她要送給我。回到家中,我請她寫幾個字,覺得更有義意。於是她寫道:從1969至1989年是我一生的黄金時。這本專輯會帶給我無限的回憶與義意。的確如此,我的中年歲月,整整二十年在Goldberg Associates渡過,似乎都記載在那本專輯裡了。 人生眞是短暫,七十六年瞬間逝去。過去眼力尖銳,畫過千萬條線條,無怨無晦。那天在AIC看到的,不過是九牛一毛。所留下被肯定的幾張簿紙而矣。這也讓我想到近年來的藝術收藏越來越尊重前人留下來的筆跡。相反的,學界與業界因有了電腦代替人力,卻逐漸遠離freehand sketch。幾乎七零年代以後,建築圖都是電腦產品。那麽現代建築師能給後代留下些什麽值得追憶的痕跡呢? 再回想一下。年輕時無怨無晦的天天在草圖紙上揮筆。當時也許覺得吃虧了。尤其第一代的中國人,總是做得多,薪筹少。而西方同事卻是做得少,薪水高。如今想想,倒底是誰吃虧了?而誰又佔了便宜?由這次特展看來,似乎最後的事業成就,並沒有反應在那所謂的吃虧及佔便宜上。反而明顯的証明了:幾分耕耘,就有幾分收獲。當年在Goldberg Associates工作的人,前後何止幾佰人。到後來又有幾人在曾走過的歲月中留下痕跡?這也顯示出投機取巧,當時得意一時。長遠下來,又真正得到什麽?希望年青的下一代,也能够體會到這一點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