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647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20102合宜住宅:「樂透式國宅」重出江湖!

行政院為了打壓不斷飆漲的房價,計畫在林口捷運「A7」站周邊與板橋浮州地區榮工處舊址推動「合宜住宅」,以低價格的方式提供低收入戶可以接受的住宅。這樣的方式其實就是過去政府所興建的「國民住宅」模式。過去的國宅無法產生積極的社會福利性照顧是因為政府興建的國宅品質不佳,而更被詬病的是這些「賣斷的」低價國宅最後成為賺取差價的投資手段,無法發揮社會政策的目的。 依據「健全房屋市場方案」,規劃興建合宜價位住宅,提供台北都會區中低收入及受薪階級之無自有住宅者購買及出租使用。所謂一次性「合宜價位住宅」,簡稱「合宜住宅」,本質上就是過去的「國民住宅」。 實際上,雖然政府不斷強調以「合宜住宅」作為平抑房價的手段,但是顯然是背道而馳。檢視政策推動過程,更可以看到這個直接由行政院所操作的一系列「改善庶民生活行動方案」,如「東北角」與「合宜住宅」充滿了操弄,通過「治理術」而「挪用」與「轉用」社會民氣。真正的意圖不在房價的打壓,而是趁機「搬運」公有土地與徵收私有土地的「圈地」作用。 「再次被犧牲的次等國民」板橋浮州合宜住宅 因為淹水問題,板橋浮州地區被禁限建二十多年,近年因為堤防興築與都會區發展的腳步加快,新北市政府正著手推動「浮洲都市計畫通盤檢討計畫」,預計透過通盤檢討的機會,給浮州地區一個新的都市機能的想像,像是「生態」或是「娛樂科技城」等等,雖然民眾不清楚未來,但是因為「浮州簡易車站」的興建,更讓居民覺得這一次是真的。因此,當新北市社區規劃師結合在地民間力量進行了「打造社區—校園方程式」的提案,他們以公民論壇的方式收集在地生活的經驗與需求,而完成居民版本的「浮洲地區發展計畫建議書」。 在長期受到忽視的浮洲地區,市民開始展現轉變的力量,社區團隊提出了生態城市的發展願景,提醒政府對於一個新的都市開發案不只是關注於土地或是產業的發展,突破都市發展只關注於房地產價值的侷限。除了在市府的通檢會議中扮演民間角色提出對於真實生活者需要的「辯護」發言,也藉由空間改造行動夠喚起市民對願景的討論。這本計劃與行動充滿了對於一個地方發展的期待與盼望。 行政院突如其來選定板橋榮工廠區作為「合宜住宅」政策的基地,打亂了地方發展的計畫與期望。原浮洲全區通檢已歷經數年,因此案插隊還要將全區通檢拖延至民國102-103年才要規劃完成。又依據行政院所提出的「合宜住宅計畫」將興建四、五千戶的出售住宅,在新北市空屋量高達九萬戶,浮洲地區居住品質極度不佳的情形下,此項由國家主導的大型開發案,徹底斷絕了浮洲現住居民透過市場需求而都市更新的機會。 試想以浮州地區的胃納量,當這四五千戶興建完成,試問既有的浮州居民還有機會可以進行更新工作嗎? 浮州人好不容易盼望因為都市計劃公告而都市更新的期望就破滅了。而這四五千戶的進駐所衍生出來的公共設施不足的問題,也不見行政院的和一住宅興建計畫中有所回應,以至於浮州的現有住戶不只是希望破滅,同時將承擔大量興建與進駐人口增加所造成的環境品質下降的遭遇。這些種種攸關於浮州既有住戶的權益,卻不見營建署與新北市政府來與居民進行公開的說明與對話。 苦等不到的社區居民成立了「浮洲合宜住宅監督聯盟」,自力救濟地舉辦了二場由社區居民自動發起的「自辦公聽會」,在立法委員的協助下,營建署與新北市政府終於到場說明。 說明會中,受到中央既定政策的轄制,新北市政府的專業幕僚深深理解整個事情的關鍵所在,因此種種發言也就顯得進退失據!在專業扭曲與「噤聲不語」之處,留下種種都市問題或是災難在生活現場,例如,以區段徵收的操作來看,計劃道路需要隨著各個計劃區的區段徵收作業完成才能夠有開闢的機會,也就是說如果未來浮州的開發後繼無力時,這些被允諾的區內道路可能就沒有機會開闢了。淹水是浮州人的噩夢,原本期望築堤之後可以遠離,但是新的「合宜住宅」的大面積開發,將造成周邊的低窪地區的淹水危機,淹水噩夢恐將再起,而這一回來的水不是從大漢溪,而是天上下來的水,新築的堤防會不會成為排水的阻礙?或是抽水站到底抽不抽?都將是居民的噩夢!營建署與市政府抽象的回應這些對於居民來說最為關心的議題。 回到營建署與新北市政府的協商會議上,營建署強勢的主張,將因為合宜住宅所造成的問題推給浮洲地區的通盤檢討。地方政府主管「在場」卻是選擇「缺席」,將問題留給未來。本案如果要與浮洲通盤檢討脫勾,則新北市政府豈可以置身於事外,如果新北市政府接受營建署的合宜住宅計劃,就應該在浮洲通盤檢討過程中承諾全盤承受合宜住宅計畫開發案所產生之衝擊,包括,公共設施之補足、交通系統之改善、上下水道系統容量之擴充與地區發展強度之總量管制。 依照目前營建署的強勢與新北市政府的進退失據!99.12.1主要計劃的審查會上,面對都市審議委員們多項對平抑房價效果與整體浮洲環境品質影響的質疑聲中,規劃單位僅以「本案在政策指導下,署內同仁做得焦頭爛額,我們會想辦法降低對當地傷害」作為回應,並要脅委員會做出「原則性通過再修改」的法定審查程序。於是浮州居民再次被剝奪了發展的機會。 「預標售:黑白同道的徵地惡法」林口合宜住宅 「林口A7合宜住宅」還沒有產生打壓房價的作用,反而對於林口地區產生標價的作用,在「A7」計畫擬定過程中,已經又將林口地區房價往上推一把了,房價已經從18萬漲到24萬上下,何來打壓房價?目前行政院規劃採「預售制」計畫以每坪19.5萬元進行預售,也就是說抽到合宜住宅,馬上可以賺進一百萬! 「A7」開發案主要範圍屬於林口臺地上的林口特定區內,屬於桃園縣龜山鄉。因為被禁限建40餘年,現有500多住戶,因為務農難以維生,居民只能出租作為工廠使用。「 A7」計畫所徵收的土地大部份為私有地。總共土地面積約為236公頃,計畫中作為合宜住宅的土地約10公頃,僅佔有4.27%。56公頃的「產業專用區」,另外的170公頃的土地將作為一般的住宅與商業區使用。 從這些數字來看,「以合宜住宅為名」的土地徵收計劃的目的不是為了「合宜住宅」,而是藉由「打壓房價」提供低價的住宅為幌子,好像是回應了社會民氣,實際上則是為了透過此一計畫中夾帶圈出了一塊完整的「產業專用區」。從整個計劃的政策擬定到計畫推動的快速也可以看到選舉政治的操作,假借合宜住宅的名目,快速取得了山坡地保護區變更與水土保持的審查。這種細密的政商結合的操作術就直接在媒光燈下進行著!完全無視於災難的到來。 近年因為林口臺地上的大量開發,在強降雨的侵襲下,超過預期的驟雨量瞬間造成市街區的多次淹水,同時因為台地的徑流量增加,宣泄不及的雨水,就順著臺地周邊的坡地大量流向周邊的鄉鎮。因此,新北市政府與水利署合作,花了將近二億元徵用都市計劃區內的既有鄰里公園改造成為「滯洪池」使用。而「A7」計畫完全是奠基在山坡地的解編與變更保護區作為新的都市發展區。居民被徵用土地,建商獲得利潤離開,將災害留給住進來的住戶! 營建署署長說「A7」合宜住宅如果賣得好的話,還要繼續推動更多合宜住宅的興建。台北市爭取到「世大運」計畫中也採取此一模式,再一次「以合宜住宅為名」採BOT方式,提供選手村的居住使用。完全無視於林口台地上或是台北盆地本身所正遭遇的災難,或是說到目前為止,我們的都市治理模式仍舊是將都會區周邊當做都市發展所需要的儲備土地角色;居民的土地可以任由政治任務的意圖而任意徵收。 「治理術」的操作 後現代的規劃實務理論中,強調地方治理的種種創意的策略與想法,但是在新自由主義下的失控政治操演中,原本期望創意的策略可以突破既有官僚的限制。但是,事實上新的政商關係更為細緻的透過法令巧門創生出種種的機制掩護,縱使是政治的壓力或是災難都可以成為賺錢的好時機,關鍵在於創生機制的政府官員成為「帶路人」同時也委身為「開門鑰」。於是充滿機巧的「治理術」成為一種髒字眼! 不管是林口A7或是板橋浮州的「合宜住宅」政策到目前為止的發展,一如一開始許多論述所斷言,用「合宜住宅」來打壓房價恐將徒勞無功。合宜住宅採「一次性補貼」,出售給無力購屋的低中收入戶,過幾年轉手便是數百萬的暴利;其中百分之五的社會住宅聊備一格虛應故事,將10年即可賣掉的出租住宅包裝社會住宅,更是對於社會住宅的刻意誤導。 這「5%」的數字主要是來自於「社會住宅聯盟」比較全世界各國的社會住宅比例,而衡量台灣的現實所提出來的期望值,希望可以讓社會住宅從0.1%提升到5%,然後逐年提升。而這短期內的5%設定的對象是「極弱勢者」所需要的社會住宅。但是當總統接受這樣的要求之後,各單位的政策為了降低社會的指責,紛紛將「5%」當作一個配額。而事實上,依據「社會住宅聯盟」的統計,這5%大概需要五萬戶的數量;而不是目前的幾百戶的狀態。內政部作為社會住宅的主辦單位,不願接受社會住宅的社會照顧責任,而將問題簡化成為操弄統計數字遊戲的空間供給的議題。 連馬總統都接受了「合宜住宅」等於「社會住宅」的講法,將社會住宅當作政府的恩寵!營建署的心態在招商說明會中逐漸清楚,在招商投資要項的開發項目的第3項「合宜住宅之5%應作為出租住宅,其出租期限不得低於10年並負責經營管理,期滿後得自由處分。」這樣的前提直接的將政府對於社會住宅的允諾給打翻了,沒有誠意回應社會的期待。 這一場「合宜住宅」計畫的前身是吳院長上任後所核定通過的兩個「改善庶民生活行動方案」,包括東北角海岸土地改善案和機場捷運林口A7站區開發案。林口A7站區開發原本是一系列以科技園區為名的「圈地」邏輯的一部分,目標是取得一塊「產業專用區」。二個計畫都回應了相關的社會觀感,透過行政的照顧去改善過去累積的問題,特定區(東北角風景特定區、林口特定區)內土地利用的長期被禁建限制,終於可以有所轉變與期望了。 因為社會對於高房價的民怨要居榜首,行政院需要積極回應,於是「林口A7」撥出一些土地作為「合宜住宅」興建使用。同時,行政院也找到可以「美化」其將在林口與東北角「圈地」的行徑!為了掌握這樣的社會氣氛而搶時間,過程中直接由行政院院長與秘書長開會拍板定案,還研議創生出一套新的操作機制「預標售」。過去政府往往透過所謂「區段徵收」來進行土地取得與變更工作,往往需要長的時間去協商條件。而有關於土地使用的變更也需要依據目前的法令規範進行,除了可以針對土地使用變更所造成環境衝擊進行審議之外,也需要從都市發展的角度衡量變更的必要性。這兩個「改善方案」,都採取「預標售」的方式,,一種預先讓財團進場的開發模式。除了無視於地方政府的審議功能之外,例如依照目前都市計劃法令機制所進行的浮州合宜住宅的變更案審議會議中,營建署尚且對於新北市政府與都市計劃委員會的蠻橫態度。「預標售」的機制中,地方政府的參與與審議只能是配合辦理,根本發揮不了作用。可議的是政府還沒有取得地權就將民眾的土地給「預標售」,到時候,現在徵收尚且是政府中的公務人員,到時候上門的恐怕是「開發商的代理人」,你能不簽嗎? 居住依然沒有正義! 二十年前,無殼蝸牛運動的主張是「如何讓年輕人可以在都市中買一套房住下來!」二十年後的主張是「如何讓年輕人可以租到適合的房子,仍舊住在都市中!」在選前的時刻,經過強力動員進行立法,結果仍是乏善可陳。 浮州「合宜住宅」一如總統選舉的行程表進行剪彩,在政府作莊的賭局中,設定條件可以上場。簡單回顧一下,「合宜住宅」在行政院由院長與秘書長主持會議中拍板定案,包括「林口」與「東北角」等等一系列的開發案以「庶民經濟改善」作為政策,透過對於都市計劃的操弄術,在「促參法」所提供的「合法通道」中暢行無阻!趕上了「無感政治」的選舉列車,在撿到籃子內的都是菜的邏輯下,「合宜住宅」成為選舉政策已經無法抵擋!縱使馬總統質疑「都市暴發戶」的產生,營建署也只是將「五年」改為「十年」始得轉售。一轉身,連號稱「社會住宅」的百分之五的量,也被改成十年後可以轉售。 回到真實的生活世界,之於中央,新北市政府雖然升格,但是仍欠缺作為一個城市治理者的必要視野,至少要關心市民的權益吧!在這一局中,地方政府可以無視於專業意見(包括市政府的專業幕僚與委員會的委員),還是以犧牲自己的市民作結。到頭來,我們看到的「合宜住宅」並沒有要解決高房價的問題,而是在高房價的民間怨氣所形成的氣旋中,製造讓政商結合的完美組織體衝上去的機會。於是,一場完美的搬運術在此劃上句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