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686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編織低碳都市村落的形狀—穿梭在田野、廢棄、手工與交換之間--第一回:手工城市

新近進駐的居民從已成為竹圍地區有關於住居討論的議題,因為捷運站與馬偕醫院的鄰近,所為生活機能齊備的認知下。「都市村落」不只是一種方便的都市規劃策略,對於竹圍社區而言,都市「村落」感受與生活經驗的建構是一個地域認同的開始。 經濟成長下所浮現城市新中產階級,開始不滿於因為快速發展所破壞的生活環境,同時開始追求「文化休閒消費」,在內容上已經溢出既有都市計畫的「集體消費」,挑戰在於各級政府則必須積極地回應這些新的「市民需求」。「竹圍站」的都市「村落」在捷運系統的主導下,「交通導向的」規畫成為一種想像到落實的可能模式,將啟動「都市村落」的都市空間設計。但是就規劃真實而言,「都市村落」的挑戰在於複雜度,非單一的規畫議題所能掌握。也就說一個好的生活社區正要開始! 「竹圍」是否會是最後一座「工業城市」? 竹圍算是都市發展過程中所產生的一塊模糊的地區,保留著一些工業化之前的農村景象,卻又要供應都市人休息睡眠的空間。原本的工業區也改建成為住宅大樓。捷運通車之後,竹圍的居住氣氛改變了,老街區更加的活絡以供給龐大的進住人口的生活需要,都市空間如街道不再只是交通動線,而是生活所在,憩坐休閒、喝咖啡聊天、親子活動、、。 於是村落感的營造已經成為一種轉變竹圍生活空間的想像與行動。行動同時也必須面對這個工業城市所累積於土地中的種種汙染與遺棄。再來看看這些曾經存在,殘存於生活空間中與指向未來的種種。 一、田野:都市擴張壓縮了竹圍地區的農耕地,工業區的設置吸收了村莊大部分勞動力。於是分佈在樹梅坑溪中游以上的農莊開始荒廢,開發過程中,樹梅坑溪也成為三面光的「排水溝」。荒廢的雜林出現生態,逐漸的有一些農地的邊側開始出現零星的菜園,或許自己食用分享給鄰居,或許拿去販賣打發時間與貼補家用。 二、廢棄:都市邊緣地帶隨著生活需要的延伸所營造的臨時搭建,進行簡單的加工或是物件堆放,違章與鐵皮屋是主要的形式,因為需要將坡地改造,但是也荒廢多時,成為景觀改造的起點。 三、手工:一種生活方式,也是一種生活空間,鄰街道的居家空間進行著家戶中的家務勞動,挑菜,醃菜,曬菜;洗衣曬衣;後院與陽台的花盆與花園,或是占用停車位的物件。巷弄中零星的店家仍舊進行著修理的謀生方式等,關於物質的循環再利用的美德。 四、交換:竹圍的市場蔓延在新舊街廓空間中,研究者喜歡用「身體芭蕾」來描述這樣的市場。店面前的攤位與路邊的推車上的蔬果,一種共存的架構下,豐富而多樣的日用品可供選擇。早上、中午、傍晚到晚上的不同風貌,對於沒有公共設施空間的竹圍地區而言,這個市場提供多元的需要與接近。 這些來自批發或是現採現賣的蔬果小攤,下班回來帶走的餐飲與麵包店、、、便利而豐富的生活被這個小小街區所滿足,提供實踐村落生活的想像。新崛起的Mos, 7-11討論有關於「食物履歷」,一種生活方式,也是一種生活想像,吃得安心。 雖是描述竹圍,實際上是描述都會區生活的轉變,面對全球化的力量對於生活世界的作用,從個人使用變成為一種地景,不是物件,是一種背景式的存在。竹圍,一個都市發展過程中的模糊地帶,藉由捷運通車後,居住氣氛改變了,人的生活融入的都市空間。老街區變得更加擁擠,街道除了是交通動線,也是許多居民生活的所在;擁擠快速的交通動線,與步調較慢的生活空間,兩者之間無法互相平衡。在這個失衡的竹圍,仍舊可以看到許多的年代風貌。 從「臥房城市」到「都市村落」的提出,所謂村落的形狀,或是質感。 「療癒系」城市過程的展開 竹圍屬於淡水鎮,是一塊長期被忽略的生活區域,迄今尚無一塊都市計劃公園,甚至在今年反對淡水河北側快速道路的運動中,被劃歸為「反對者」的標籤;但是認同的故事也就同時開始。而今快速道路興建已經停歇,因為反對淡水河北側快速道路而逐漸集結的社區行動,如何轉變這樣的地域認同力量成為經營竹圍地區生活空間的力量,將是新的議程。所以竹圍不只是一塊被都市計畫所框限的「基地」,山水間連成一氣,山野間的產業如何連結市街空間中的生活方式,水邊如何擴大生活的視野與想像! 氣候異變,都市防災,火災地震與日常性的都市排水,在都市發展過程中一直被忽略,保水與綠化;民生園藝、都市農園與園藝治療等等讓都市生活者可以參與到這個大的行動中。在以「第四自然」做為核心的永續生活的思考,第四自然的關係建構,因為淡水的平原特性,既有都市計畫所劃定的區域分隔了城市與自然成為不同的區域,農田是過渡的地帶,由區域計畫所主管,但事實上是放任。區域計畫中的工業區的劃設,自然是以農田為對象,坡邊的土地當然也是對象。 都市發展所累積的災難已經不只是生活世界中的意外,而是已經成為他的身世的一部份,我們已經生活在一個危機的城市空間。面對災難的是都市空間中危機的身體,危機是預料中事,歷經工業化的都市發展,種種生活地景呈現的是都市發展的軌跡。謬誤的都市計畫與毀滅性的建設,高密度居住下公共設施欠缺,欠缺管理的都市空間形成防災救難的限制,生活環境品質不佳。 將要展開的行動,不只是裝扮河廊空間,更在意竹圍改變了甚麼?「不只是美化,而是城市轉型!」 村落感的重構主要在於生活中的勞動經驗的再體驗,是身體的而不是智識上的,當人們從陌生單調的都市回來,竹圍市街空間將提供社區生活的展開。 因此,我們需要有一種裝置,存在於每一天的日常生活場域中。這個裝置的機制作用在於拼貼與溝通,將針對都會區生活世界的轉變下,新的竹圍生活型態的可能性是以回應四種既存的使用行為模式所拼貼的生活方式,除了都會區生活的重構,是從一個循環中"人"的行為所要的支應作為開始。 手工城市 回顧消費社會的物質觀念,大量生產與消費,工業生產最後透過商品進到每一個人的生活中,無知無覺的就接受了,所以是要討論一種生活方式;從回顧中指出議題。 城市發展所帶來的現代社會主義,大量模具化的工業生產、機器取代人力、統一的生產線。雖然帶來許多的方便以及大量的利潤,商品變得隨手可得、統一化的樣式以及便宜的價格,使得人們的生活逐漸傾向於:「喜歡就買」、「壞了就丟」、「用過即丟」的情況。消費成為了我們的生活模式,壞了、不流行、樣式改變、無法與上一代的相容,促使我們再度購買新的東西。即使我們認為是我們在選擇所想買的物品,但沒有人想到我們的選擇是被那些工業化大量化的生產或是社會價值觀所規範出來的產品,我們是被用的消費力量所支配。 「一次性」的消耗品推出,竹筷、免洗碗、寶特瓶、鐵鋁罐…等,既便宜又方便的被使用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也不知不覺得的就習慣了這樣的事情。便利商店的普及也使得消費更為全面的入侵了人們的生活。購買與物品使用成為了生活習慣,出門除了錢以外其他的都可以不用帶了(現在甚至只需要帶卡片),便宜又方便,到處都買的到,用完丟了又是空空的兩隻手,非常的輕鬆。既使是已經有的東西,現在手邊沒有反正便宜,買一個新的不是也很好。 那舊的如何處理? 反觀在過去的年代,沒有機器的快速生產以及人力成本的關係,物品是藉由手工慢慢的一個一個步驟生產出來。相對的每一件商品都有些微不一樣的地方,價格也不像現在的東西這樣便宜,也就因此顯得每件物品都格外珍貴。出門帶這個帶那個就是為了不要到了外面還缺,東西的使用次數與年限與現在相比多了非常多。也因此生活的記憶也都存在這些的物品裡面。 我們重視的是當時的生活型態。一個對於每件事務都很珍惜的時代,手工修理使每個物件的使用年限以及其價值發揮到最大。 竹圍,一個都市發展過程中的模糊地帶,藉由捷運通車後,居住氣氛改變了,人的生活融入的都市空間。老街區變得更加擁擠,街道除了是交通動線,也是許多居民生活的所在;擁擠快速的交通動線,與步調較慢的生活空間,兩者之間無法互相平衡。 商品以各種姿態佈滿了整個街道空間,不斷告訴我們,最近流行這個,舊的已經可以丟了;這個比較便宜,不管你需不需要,就買吧!和大家不能不一樣…等想法。另一邊,街道上不時可以看到廢棄的舊家具,往往用的材料都比外頭賣的那些傢俱,還要來的那久。以木頭為例:現在外面賣的很多都是木心板或木屑板膠合製成,很輕很好搬運也很便宜,但很容易壞;那些老舊的家具,或許重了點,漆也掉了但是重新整理過往往可以用的比新買的還要久。 在這四處可見新東西的街道上,我們仍舊可以看到一些維修的招牌默默的立在路邊;補衣服、修鞋子…等。在這個失衡的竹圍,仍舊可以看到許多的年代風貌。從「臥房城市」到「都市村落」的提出,所謂村落的形狀,或是質感。 手工是一種生方式,也界定出不同的生活空間。 緊鄰街道的居家空間進行著家家戶戶的家務勞動-騎樓下的挑菜、醃菜、曬菜,也是家庭主婦閒聊鄰里八卦的好時機;狹小鐵窗架起的竹竿,即是生活必需的的曬衣空間;路旁乾淨的電箱也是曬棉被的好地方。相對於烘乾,一樣是使衣服乾燥,人們仍舊嚮往陽光的溫暖以及殺菌效果,以及曬過太陽後所留下暖暖的味道;後院的盆栽與陽台的綠化,除了是興趣外也可以試一些日常生活會用到的食用植物,譬如說九層塔或像草之類的。或者是拿來當占用停車位的物件,除了美化自家門口,又可免於被無處可停的汽車霸占。主婦在家沒事動動手做的小吊飾,社區活動中心開的動手做課程,除了培養自己的興趣外,也幫小朋友做了可以遊戲的串珠玩偶。 巷弄中零星的店家仍舊進行著修理或自給自足的謀生方式-夫婦共同經營的修鞋店、修補衣服的婦人、販賣間修理的鐘表店…等;到後山去種田的務農人,每日不辭辛勞的到後山摘菜最新鮮的蔬菜到前面的市場賣。相較於分工詳細的現代美髮沙龍,由理髮師一人完成所有步驟洗髮、吹、剪髮,到最後的整理的理髮店。在小巷弄中,阿婆所經營的手工麵包店,每個麵包皆是由每次麵團所留下的老麵製成,賣麵包外也是老人們聊天的去處。每天在家裡熬煮的涼梅汁以及現場切得新鮮番茄打成果汁,是老闆自我研發的解渴秘方。 每件事情都是由居民的手,一步一步慢慢的去完成。關於「手工」的描述,可以分成幾種作用,用一些描述的語言,修理、再製、回收、體驗(流汗、)、創造、回應使用、喜好、、、(要去描述未來生活的語言)。描述生活方式的拼貼策略,拼貼是一個動態的,內容是一些行動,而不是無病呻吟。 近年來,越來越多人重新回去看現代社會造成的統一化問題,獨特性逐漸被人們重視,商品的便宜便利已經不是人們心中的首選,擁有一個自己做的東西反而成為大家較希望的事情。   因此,我們希望藉由一些行動,把手工的事情再次帶回生活中。去復甦竹圍的生活樂趣!展覽或許是一種暫時性的體驗,在一定時空中,讓我們開始體會吧! 設計與設計敘述 選擇竹圍觀海極品後側廣場作為「手工市集」的操作場地,主要是這個廣場位在舊街區夜市旁,廟宇的廟埕雖然已經掩蓋在棚架下,但是空間可以是串連起來。所以如果將這些廣場上的阻隔拿掉,這塊「開放空間」、夜市所佔的道路與廟埕是緊密靠在一起的。 在權屬上這塊廣場是屬於「觀海極品大樓社區」所有,需要透過社區管委會去借用。在與社區管委會多次商議,他們對於去調整開放空間的邊界已經有一定的共識,因此本次裝置演出的成果是可以進一步成為溝通的媒介。 1.這是怎樣的「廣場」? 這一塊基地是「開放空間獎勵辦法」所留設出來的都市空間。就像台灣的普遍經驗一樣,這種透過法令所獎勵留設「開放空間」的大樓社區,往往在居民進駐使用之後就將之封閉起來,特別是「中庭式」或是「穿廊式」的「開放空間」。而像竹圍觀海極品這塊留設在側邊的「開放空間」,也常常設置許多大的線性花台,阻隔與周邊環境的關聯性,同時讓民眾只能快快穿越而過。 「如何在廣場上停下來?」是本行動的第一個意圖,裝置箱的介入鬆動了「開放空間」有關於公私意義的爭奪。 2.「設計介入」作為空間使用的討論 「設計介入」的關鍵在於所引發相應與空間的諸種關係的改變,因此設計介的物件可以是一種「臨時性的裝置」,所引動的是一個具有時間向度的「行為場域(behavior setting)」。 當我們劃一個大剖面就可以觀察到這種變動空間經驗已經逐漸在發生,「混合使用mix-used」疊加了「混血hybrid」空間將水平與垂直空間聯結起來。不同於既有習慣使用「公共性」與「私密性」之間二元對立的空間屬性,在竹圍的空間觀察中,我們看到了論述展開的可能性。計畫道路上的白線「標註了」一個可以擺攤的空間,道路從早市到夜市的多種使用,大樓地下室的購物中心,開放空間上從店家延伸出來的咖啡雅座。公與私之間多了許多層次。 這些建築物之外的空間從早到晚上演不同的劇碼,但是每一天都一樣。「臨時性的裝置」改變了,因為只有這一天不一樣。所以有機會來看看民眾是怎樣的在使用這個廣場。 3. 「一個學生搬家所丟掉的東西!」:物件的設計構想 「在資訊以及技術生產發達的時代,工業產品往往壞了就用完即丟買新的,加上維修費用可能高於買新的產品,所以資源的浪費已經達至極限。為了強調提倡環保的回收再利用,低碳生活以及自己動手做的概念,在設計操作上為了傳達回收再利用以及手工的質感這理念。在淡江大學周邊學宿舍HICITY回收場撿了很多被丟棄的家具,我們運用巧思與雙手,重新賦予這些物件新的使命,新的功能。曬衣架轉變而成掛植物盆栽的好幫手,桌板成了牆面,木格柵架子變成吊掛擺放工具的架子,以及擺置盆栽的架子,壞掉的抽屜轉而成為放置盆栽架子,麻繩成了爬藤植物重要的倚靠。而最後被遺棄的門與窗成了最結實的牆面,當這些準備進垃圾場的物件被重新組夠重建賦予新的使命後,靠著雙手與血汗,製作出一個富有粗曠質感的新產品。」 「回收」開始於去調查淡水地區的回收機制,最後在學生宿舍的公共空間發現許多被丟棄的組合式衣架。最後選擇「一個學生搬家所丟掉的東西!」作為裝置的出發點。 在構思裝置與生活世界的關聯性思考時,從「回收再利用」的生活實踐,逐漸延伸一些地點塑造的構想,除了在竹圍調查中所找到的「修鞋」達人之外,我們也邀請了「植栽整理」與「小家電與傢俱整理」的「達人」,一同進駐到廣場來,他們的進駐將「裝置」轉變成為「道具」,界定了廣場新的使用可能性,從流動到定著! 4.在廣場上展開的裝置與活動 順著地面上的磚面軌跡所展開的裝置箱,是希望藉由「順應」周邊空間形式而低調地融入廣場中。原本預計的四位達人環著裝置箱所界定的空間去回應廣場周邊的騎樓空間。想像居民從騎樓中的憩座逐漸移動到廣場中圍繞著攤位。從視覺的參與到行動的參與。 裝置箱的回收牆,一部份透過舊窗框的意象,成為陽台植物整理的空間氣氛,一部份以從事維修的「手工工具板」作為維修達人的工作背墻。 透過走唱者的音樂,隔鄰廟宇口的民眾逐漸參與廣場上的活動,推著老人的外籍勞工群聚在騎樓下,成為聽眾朝向走唱者。 5.活動之後, 黃昏,廣場回復到平常的狀態,使用經驗卻仍在發酵。廣場邊的「雜糧店」成為一個資訊交換的據點,老闆向著顧客解說這二天發生在廣場上的活動,顧客問說「什麼時候還會再辦?」 因著海報而來的居民大多時間一到,就拿著東西在廣場邊的騎樓下等候了。而路過的居民在經過裝置箱上招貼的解說之後,對於「回收再利用」的理念接受度極高,部分居民就回家將需要維修的器物拿下來整理。這些修理的事物過去是在個人的商號店舖中進行,這一次是在廣場上進行,除了功能性的修理損壞部分之外,也進行著社會交往活動,修理者樂於將器物設計原理與使用的經驗講述一番,解說著損壞的原因,說明如何判斷要如何修理。我們看到了「社會空間」。 小結 空間裝置的擾動已經開始,廣場上的市集活動不一定是吃吃喝喝,強調回收再利用的「手工市集」普遍獲得回響。 一方面在廣的層面來說,是對於生活方式的想像,當竹圍社區生活改變的同時,藉由這些介入的行動,將理念與生活方式聯結起來。 另一屬於真實使用層面,則是希望透過操作去探索廣場的可能性。這些活動記錄與資訊,將提出有關於「周邊型」「開放空間」設置的審議準則的訂定,以收「開放空間」公眾使用的成效,重構人與都市的關聯性。 (本計畫為國藝會補助「竹圍樹梅坑溪環境藝術行動」計畫的一部份,目前在竹圍工作室進行階段性的成果展0909-1015,專案持續進行中。結合淡江建築系201102大四設計studio407的課程操作。竹圍樹梅坑溪環境藝術行動淡江組,包括黃瑞茂、蕭又齊、高鳳鎂、吳文銓與陳正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