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647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108 基地論述:從日式宿舍到淡水藝術工坊

基於淡水所累積的藝文發展經驗所提出的「淡水河口藝術網絡」,主要是希望轉變過去以硬體建設作為經營淡水的唯一策略。因為觀光盛名,各級政府的建設工程不斷以淡水作為投資對象,於是過於擁擠市街空間不斷增加許多設施,這些建設無法提升觀光環境品質,反而成為活動的障礙。因此,「藝術網絡」的軟體概念逐漸發酵,台北縣政府提出的「淡水藝遊網旗艦計畫」即是以此一工作成果作為核心價值。以淡水老街後段的「淡水藝術街坊」推動著眼於建構一套整合的都市經營策略。但是到了行政落實階段,「標簽式的建築」仍舊回到決策的核心。於是,被選作為新建築的基地上,進行了一場「與在地文化經驗對立」的拆除計畫。 這一場爭議就像過去所發生在淡水的文化資產守護運動一樣,基地與建築的意義爭奪往往是在事件中啓動了演化的可能,透過爭議與對話產生了這座城市特殊的空間經驗。連結了過去歷史、現在處境與未來想像之間的是基地上的場所力量。 「淡水藝術工坊」完工,作為半年的展覽空間而開放,但是整個淡水藝術街坊計畫又逐漸淡出了城市發展的期待。最後,建築物成為整場戰役所留下來的「紀念物」,成為散落在「臉書」上的數段討論流言所指涉的對象。流言會被洗版而遺忘,但是矗立在街頭巷尾的建築物卻是不斷提醒我們這座城市曾經所發生的種種故事,當然每一次的戰役都增加了一些對於這個政府的不信任感! 基地的歷史:拆與建的爭議 對於淡水這樣的歷史城鎮,思古幽情有時候無濟於事。因應遊客過多所帶來遊憩環境品質的低落,用增加設施的方式顯然無法解決問題。於是「減量」的「觀潮廣場」打開了中正路面對淡水河的景觀視野;反方向,順著山坡起伏一路串連到文化大樓的山坡邊一塊名為「月眉」的路徑,同時再現了前輩藝術家在此寫生的所在經驗。當廣場逐漸完工的時候,一條新的風景線在來往的市民走動間形成。鎮長接到民眾的聲音,問說「福佑宮前面廣場何時打開!」最近福佑宮前的廟埕即將完工,於是淡水又出現另一條風景線,從淡水河面踏上階梯穿過廟埕,轉上重建街的階梯,走過淡水的第一街。一種新的空間經驗所推動的想像逐漸在小鎮漫延 。 當我們從目前藝術工坊的二樓看到淡水河的廣闊河面時,也同時想像著藝術工坊建築是用著「背面」阻擋了「月眉小徑」眺望淡水河的機會。藝術工坊成為觀潮廣場的正面,於是廣場與坡邊不再連結,視野不再延伸。 藝術工坊的開幕將淡水藝術街坊的可能性凍結在這個時間點。認知中的淡水老街的軌跡已經隨著拓寬而消失,因此,整個計畫是希望將老街後段營造成為林蔭街道空間的典範。可以作為改造整條中正路的空間氛圍的依據,再現往日的風華。 當我們用「啓動器」去描述與期待這藝術工坊(不管改建前或後)的建築作用,能夠活化城市。這一棟建築有可能是幾年內整個藝術街坊唯一會改造完成的建築物。依據基地面積計算是可以知道將來的規模,有沒有機會透過改建而找到機會,確實不是複雜的問題。如今工坊落成了,淡水的藝術網絡如預期的並沒有因此而得到新的可能性。所以最後的問題要問:「花了近千萬去興建一棟新建築,到底增加了多少的空間,帶給這座城市有多少的轉變呢!」這一點點對於建築專業的合理性要求,在決策中顯得不重要。建築師被拋在很遠的地方,這是現實。刻意低調不去回應街面的歷史經驗的建築立面,卻是更加的凸顯了「大煙囪」的意象,成為一個標記。 在地是一種力量! 資源串聯的「試用計畫」 觀光化的淡水老街擁有各式各樣的工藝古玩、特色藝品、連鎖商店與風味小吃等等商店空間。每逢週末假期絡繹不絕的人潮,將整個市街占滿,使得淡水老街的風貌逐漸難以辨識,更遑論旅遊品質日益下降。 縣政府的旗艦計畫啟動了「藝術街坊計畫」,選擇淡水老街的末段作為老街改造行動的對象,主要是因為這一段市街空間的商業氣息較為紓緩,而且路段當中大部分為公有設施與公有地,容易進行協調工作。如果這一段的街道空間營造有所成就,則將可以作為特色營造街區的典範,可以推動到整個淡水老街的改造行動。 在沒有空間維修經費支持下,首先是由淡江大學建築系大四與研究所學生義務動手做,並提出該地區整體的規劃設計方案。將原閒置的警察日式宿舍(296至302號),做簡單的修繕之後,先進駐使用「老街藝術工作坊」,並進行相關藝文活動的推廣試營運,工作坊的試營運則以「社區工作站」作為操作的方式。淡江大學建築系學生製作該地區的街廓模型,可供民眾指認、建立生活路徑的認知,以作為藝文能量測試,並引發民眾、專業者及參與者對於此區域未來做為藝術村議題的討論。 淡水古蹟博物館結合竹圍工作室邀請國內外藝術家進駐創作。包括邀請印尼藝術家Nindityo Adipurnomo進行「淡水婦女」生命經驗的創作,將對於淡水地區婦女的訪談經驗,轉化成為空間的展出。英國藝術家David Haley回應基地所鄰近小漁港,而進行有關於「氣候異變」的創作,清清的炭筆文字布滿298庭院空間的圍牆上。並且邀請淡江中學,在楊智富老師的帶領下進行裝置藝術創作現地展。淡江大學的團隊支援淡水國小美術班師生,由劉慧琪與詹曜君老師帶領,進行各項環境觀察、紀錄與體驗課程,在往後的創作行動中,再現了藝術街坊的巷弄美學。 此外,由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與雄獅鉛筆公司所獎助的「藝教於樂II--透過藝術學習專案」計畫,2007年補助由竹圍工作室與淡水地區四所小學共同合作的「山水之間的藝術遊廊」計畫。該計畫是把藝術家帶到校園,把藝術帶到學童的日常生活中,深刻他們對周遭生活空間美感的體驗。由專業藝文工作者帶領學生進行學校與生活空間的導讀與發現,讓學生能充分掌握其生活周邊資源,並協助其轉換為創意表現的基礎。以行動的方式讓學生不僅以腦袋,更以身體的實作來記憶其成長空間,成果裝置及過程記錄,於2008年的4月,在中正路298號進行完整的裝置藝術展及文件記錄。 這一個計畫是以「空間探索」作為主題,希望能發展出能被其他不同環境鄉鎮學校參考的教學範例。以淡水空間發展出的「山水之間的藝術遊廊」,將有淡水區域內四所國小與一所國中共同參與。這一個計畫的最後成果也是在淡水老街藝術街坊中展出,建立一個小鎮藝術教育與公共空間使用結合的模式,動員學校教育與家長志工的參與,提供一個新的公共空間使用經驗。 在沒有資源的支持下,在地的網絡連結將這座日式宿舍轉變成為「藝術街坊」的推動基地,進行「試用計畫」,包括以「巷弄空間環境改造」、「社區參與」、「工作坊試營運」、「藝術論壇」、「廣場公共藝術」、「創意市集」等模式的操作。「試用計畫」是一種行動,體現了「閒置空間」的能量與機會。這段時間中也藉由這個空間召開街區居民的說明會以及有關於淡水藝文發展的論壇活動,邀請民眾成為藝術生產的創造者,以藝術語言呈現出在地的文化主體性。 在淡水的發展脈絡中,城市保存已經不是思古幽情的想當然耳,而是向世界發聲的「創意城市」行動,用創意來聯繫城市生活與文化空間的可能性想像。在很少經費支持下,用小鎮世界中孕生的作品將日式宿舍轉變成為一座展覽館。小孩子在此創作,這座日式宿舍像是小叮噹的「任意門」,通過此,看到新的世界! 歷史或是紀念碑 ? 淡水已經成為一座碑林一樣的城市 克利的一幅題為「新天使」的油畫中表現了一名天使,他似乎正在飛離某件他凝神注目之物。他雙眼直視,嘴巴微張,翅膀伸展。人們稱他為「歷史的天使」。他的臉面向過去,在我們看來層出不窮的一系列事件,對他來說則是一場單一的災難,把一堆堆殘骸積聚起來,投在他的腳前。這位天使似乎願意留下,喚醒死者,將打碎的東西變成一個整體。但是,天國刮起一陣風暴,已無比強大的力量把他捲入,使他不能收攏自己的翅翼。勢不可擋的風暴把他推向背對著的未來,而他面前的碎片越積越大,高如雲霄。 這場風暴就是我門所謂的「進步」。 瓦特班雅明(歷史哲學論文集)1940 「建築」一定無法扮演天使的角色,但卻容易成為殘骸的角色!新北市升格之後,淡水市街空間歷經一段前所未有的災難時刻!沿著淡水河的新的改造計畫,改變了淡水河岸的散步經驗,挪動的沙洲全然不顧河口的潮汐,新增加的碼頭將上千人觀看落日的龍舟階梯給拆毀掉。因為周縣長宣布不再參選,於是議員不再監督,聽不到民間的質疑聲音,一些過去被評估不執行的計畫又紛紛上場。許多建設趕著作為縣長下台前的政績表現,有些正等著「統籌分配款」與「舉債」來推動,這個空窗期,不管合不合理,各局處只要提得出來的計畫就可以放入施政議程表中。但是卻刺痛在地人的心!這段時間的建設向下一個世代借錢而做的,但是幾乎都是災難之作!淡水藝術工坊選在一個不是很好的時間點上落成了。 淡水作為台灣一個典型的具有特色的城市,因為它的特色而讓新的建設一再的陷入了精神分裂狀態!淡水接受文建會補助進行了「區域保存」與「世界遺產潛力點」的榮耀與補助,卻不斷大動作地拆除了淡水街區的文化空間。淡水移入一座來自日本的民居建築,卻同時拆毀了淡水老街上僅存的日式宿舍;淡水蓋一座「藝術工坊」,卻同時拆除一座「298」兒童藝術展的場地。新的藝術工坊用心地將拆除下來的瓦片掛在牆上,強調公共藝術與節能減碳的意義,但是相較於新建物的千萬倍的碳排量,真不知道意義何在?在面對氣候災難的警訊下,卻又將淡水河口的斷面填築縮小。為了私人船舶停靠而將眾人觀賞落日的大階梯拆除,使得來到淡水河邊觀賞夕陽落日的遊客找不到坐下來的地方。此時淡水市街空間的改變是全面的,除了這些標簽式的建築之外,老街區的文化空間質感正面臨全所未有的抹除,市街區十幾個建設(活動中心或是公園等等)在升格的前一年密集發包動工,包括幾個古蹟與公共資源的BOT案。 新的建築就在這樣的「時空挪移」中,像「紀念碑」一樣,一棟棟佔據在街角空間。因為基地面積太小,「藝術工坊」很難扮演積極的角色,所在地點的可及性高,委外開餐飲一定可以經營,但是這並不是這棟公共建築應該的作為。如果作為展覽空間使用,那跟拆除前的各種展覽使用經驗有什麼差別,這一億元的改建費用的代價也太高了!精神分裂開始於一個不合理的空間計劃書,「官大學問好」所作的決策,後果是依照目前的建築規模,政府只能不斷投入資源,辦一些展覽去維持開門狀態。於是這棟新建築物的經營成為一種「麻煩」! 從現實的發展來看,升格之後地方自主性需要重新建構一個政府與地方的新關係,這座建築的拆除與誕生見證這一段歷史過程。當我們將生活世界建造得更完整的時候,將具有創意的藝術提案帶到遍地的生活空間中時,這一座座紀念碑是的建設成果將隨著都市謠言而更加的不堪。過程的書寫記錄了這一段戰役般的城市使用權的爭奪。 代結論:一篇發表於20090501搶救298過程中的文件 獲得的比失去的更多!---- 一個只有硬體而沒有軟體的「淡水藝術沙龍」計畫 1.淡水中正路老街已經因為道路土拓寬而古意盡失,「296至302號日式宿舍」是老街上僅存少數的歷史建築,特別是淡水獲得文建會有關於聚落保存的補助,也獲得只認為台灣十三個「世界遺產潛力點」之一。而在淡水發展觀光與藝術文化的方向上,去保護歷史聚落的一磚一瓦應該是對待這個歷史城鎮的作為長遠而健康的方式。 2.「296至302號日式宿舍」位在中正路末段,這個地區聚集日據時期的機構建築,因此尚保留日據時期的土地與空間型態,建築物雖然不是最精緻,但是卻是最能代表淡水多元文化的重要見證。 3.在環境倫理上,從文化大樓的坡崁往下看,視野穿過「298號等日式宿舍」可以直接看到淡水河面的活動,這是淡水坡地所形成一種文化經驗。三層樓的「藝術沙龍」將阻擋住此一視野的眺望。前輩「畫家眼中的淡水」將又失去一隻眼睛! 4.淡水的多元藝術發目前所面對的問題不是空間,而是藝文條件不良的問題;淡水不是沒有藝文展演活動,而是過多的活動;政府不是沒有錢發展藝術,而是藉由大型活動,卻沒有經常性的藝文補助,因此不容易留下文化經驗。公部門總是無法回應淡水藝術家的特殊性,淡水的藝術家的在地蹲點是一個特色,甚至一些國內知名的團體,也是一樣多年來默默參與學校、社群與社區的活動。這種經營地方的認知已經逐漸在小鎮擴展多樣的美學經驗。 「藝術沙龍」是這些藝術家所需要的嗎?縣政府打算將此一建築物完成之後委外經營,作為藝術品展覽與拍賣場地,這是淡水所需要的藝術空間嗎,大家質疑的所在! 5.經過一段「試用」的經驗,「296至302號日式宿舍」已經是一個藝文展演的空間了,不用改建!過去一段時間,沒有多少經費,但是辦過了淡江中學「巷弄環境裝置展」、英國與印尼藝術家的駐村發表、國藝會的「藝教於樂」淡水四國小美術作品聯展。淡水的大學、中學與小學生都在這裡留下了美足跡,這個城鎮的美已經進到了他們的身體,而「298號等日式宿舍」已經是她們通往藝術領域的「任意門」。 「296至302號日式宿舍」最後在抗爭中被拆除了,留下了經過「試用計畫」中逐漸褪色的鮮明而無力的對話!二年,三年過去了。市政府仍舊沒有提出一套針對該棟建築的經營計畫。新的建築回收舊的瓦片作為象徵期待下「大煙囪」內部牆壁面的裝飾或是第一檔展覽使用廢墟作為意象的表現,不正說明這個「拆除新建」計畫的精神分裂所在。 開幕了,這座「紀念碑式」的建築物可以帶給城市新的文化經驗嗎?考驗的對象終究不會是建築師,或是市政府的任何一個單位或是官員;而會是淡水在地的生活者如何透過日常生活實踐,在路徑上,在與人對話中,在臉書上,在社區或是小鎮的公民論壇講台上,看到自己處境,如何自處?淡水的小孩將要看著這些一座座的城市紀念碑長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