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67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00906回應市政府:「移樹種稻!」的客家文化公園

「台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為原台北市兒童交通博物館園區改建,預計將移植園區內257棵大樹,並建造巨大跨堤平台、穿越公園的自行車道、人工梯田與茶園等。在社區居民主動要求參與的過程中,從既有已經完成的設計圖中,可以很明確指出謬誤之處。「移樹種稻!」、「茶園與梯田」、「河堤上一處小學操場大小的平台!」、「沒頭尾的自行車道」等等,嚴重的是簡單的空間要求竟然要移植257棵樹。後經生態、景觀與法律等不同專業的民間關心團體共同合作,先引起網路連署與媒體輿論,連幾位敬重的客家大老也站出來呼籲不要砍樹。不斷爭取和市府對話協商的機會,在林副市長的協調下,客委會允諾進行設計變更,但是二個月後提出來的仍是農家樂圖像的「水田」,誇張的是,在夏日缺水時須要用自來水做為灌溉用水。 約略一個國小操場大小的河堤上的水泥平台是市長參訪「六本木」的交代,於是客委會一再堅持這個平台的施作,也就需要移植一片樹林。如居民所稱呼「這片猶如夏日刑場般的水泥平台只是一個穿越過道,有需要在河堤上辦活動嗎?」最後仍堅持跨堤平台規模縮小為三分之一。 既有的兒童交通博物館基地上就有一條保留完整的有坡度的縮小版快速道路基址,可以挪作為自行車道,不用改變地形太多就可以將高程提高到堤防線。但是客委會的設計是另外選擇一條需要移植三十幾棵樹的樹林進行施作。種種這樣的設計決策說明這些移植的樹是冤枉的! 因為兒童交通博物館經營不善,經一段時間閒置,基地上已經發展出一個完整的生態體系,這在密集發展的都市空間中是多麼的不容易。 客家文化公園變更設計後,逕行進行施作,客委會沒有遵循協商的承諾,邀請民間團體參與進行生態監測的工作,也不再提供相關圖說資料。 *****看到阿茂老師所寫的文章,讓我很感慨,也忍不住寫了一些想法和大家分享: 身為在地居民參與客家公園護樹的過程中,讓我覺得「最悲哀」的是「官員對生態的無知」:都發局的官員說現勘只看到一堆蚊子、客委會只想到移樹建梯田茶山的生態體驗、文化局只建立了移樹的標準卻無視整片樹林對生物多樣性的重要;讓我「最心痛」的是蟬、貓頭鷹、黑枕藍鶲、黑冠麻鷺、貢德氏赤蛙等「生物棲地的破壞」,殊不知棲地的破壞是造成物種滅絕的極大原因之一;讓我「最憤怒」的則是身為在地居民但卻被摒除在公園的決策過程之外,以及政府欺騙民眾的作為:客委會最初調整移樹幅度的事實,竟然是未包括園內移植的數量,只告知居民移往園外的移樹數量?! 當政府官員打著族羣名義建公園,卻可以大張旗鼓的告訴我移樹的設計是要滿族單一族群的文化需求,不但完全違背客家族羣崇敬樹神的傳統,也無視公園做為公共休憩場所(人和生物)的公眾利益與社區對公園的需求/互動,而政治人物把公園當作政治的籌碼(客家族群的選票、跨堤平台的水泥政績),任由少數人主宰公園的設計(茶山、水田、水泥平台、自行車道的路徑),乃至獨享日後公園的整體使用性(明日世界館旁的另一棟客家人專用建築館?),試問真地能爭取到普羅大眾的認同嗎?恐怕只是傷害多元族群的融合,突顯政府官員生態素養的貧乏和決策過程大開民主的倒車,以及破壞芬蘭和我國之間的情誼(據聞原放在兒童交通博物館,由芬蘭政府贈送的電車卻被交博館之前的主管機關教育局當廢鐵賣了!),讓北市府規劃兒童交通博物館成為客家文化主題公園! 的! 美意,反而隨著公園逐步的開發,一點一滴的被踐踏!如今,文化局卻又把客家公園內明日世界館成為蚊子館的原因,歸咎於民間團體護樹造成設計的變更,乃至工程的延宕,試問若按照民間儘量保留現有樹木的建議,今日這個公園早就可以對外開放使用了吧!---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