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667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00809黑白共治、政商界線模糊的年代(魔鬼化城市第二章)

在既有法令片尋不著的「預標售」是如何操作與規範,依據營建署的解釋「傳統的標售案,都是要先完成土地徵收、重新規畫等冗長的處理程序,政府必須投入大筆經費;這次為加快開發行動,與節省政府預算支出,才會首度採取預標售,讓廠商可以在先期就進場參與。」所以,「預標售」則是將區段徵收的行政業務交給民間企業,所以之後是黑道來談土地徵收,你敢不簽嗎?原本為了解結社會怨氣的社會住宅計畫卻不曾邀請弱勢社團參與計畫的擬定或是監督,反而以行政命令邀請建商進場參與規劃。 行政院的憑著一紙「會議紀錄」就可以跳過地方政府的都市計畫進行土地徵收作用。就是說都市計畫還沒有通過審查核定,就可以先進行土地徵收與「預標售」,邀請廠商進場。這樣的話,地方上審查計畫的委員會可以不讓計畫通過嗎?計畫通過了,建商會不會在開發計畫中趁機爭取更多的容積與商業面積(例如松菸巨蛋),於是原本設定的公共利益淪為綁架的籌碼。 如果「預標售」是為了「加快開發行動,與節省政府預算支出」,立法院建商立委所創設,營建署擬定「容積移轉抵繳代金」則又是另一套規則。容積移轉的遊戲中,建商因為掮客的把持,無法順利取得容積,在建商立委的意志下政府介入於建商與土地掮客之間的利益分配。所以政府可以代為「取得」容積,這裡所謂「取得」是一種買空賣空的方式,建商只要繳錢給政府,就可以取得想要的容積量,來進行建築開發。政府除了協助建商解套,同時協助建商可以節省整合私有地主的行政成本。政府難道因此就不需要負擔居住密度過高所可能產生的住戶生活不滿與種種災難嗎?立法委員、議員與行政官員所建構的都市開發機制可以說是這個城市災難累積的作用者。 政府與企業財團前所未有的互動關係,總是環繞著土地的開發與建設,從「圈地」、「銀行放寬」、、、到警察權的動用,環環相扣,像擰毛巾一樣,榨乾最後一滴水。 在選舉場合中,台北市政府信誓旦旦的,為了都市更新的推動,表示「只要程序合法,對釘子戶可強制拆除房屋」。政府將警察權拿來作為選舉的籌碼,不只是假藉種種名目的容積獎勵,這樣的邏輯,政府更將警察推上火線,扮演建商推土機的角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