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647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04淡水金色水岸計畫--淡水鎮市街段(油車口至捷運淡水站後側公園)河岸親水空間設施工程

<正文> 面對都市發展的挑戰,淡水金色水岸的設計在於表達做為一個觀光與生活城鎮環境價值的辯證。因此,從規劃設計到施工過程中,我們多次地訪談並與當地居民討論,瞭解到漁民及店家的需求,更藉由使用者參與式的設計討論,理解河海的知識、漁民的漁補行為、生活者的期待,以及店家的配合與各方公部門的協調等等。藉由分段街區組織的討論以取得施工的順利,同時讓店家瞭解未來環境品質維護管理的重要性。因此,設計除了在形式上去回應各種行為的預期之外,關於公共空間的使用習慣與潛在的空間行為的導引卻是重點。 經過了六年的完工後的觀察,遊客人數超過預期太多,淡水對於店家的公共性維護的設計策略有些為的成功。而公部門還是習慣以發包而無法掌握損壞的修復規範,原本的一些街道家具設施的設計逐漸走味。 當然最大的改變是過多的建設對於此一地點的「破壞性建設」,關鍵不在於原本設計的改變,而是對於金色水岸功能的調整,改變了淡水金色水岸的角色功能。主要的新做碼頭取代了原本龍舟階梯看夕陽的大型階梯空間,排隊等待坐船的人潮將壓縮觀賞夕陽的觀光行為,腹地有限的淡水金色水岸將成為前往漁人碼頭的「轉運站」。回想當初的設計構想如下: 規劃構想 一個根植於淡水地方特色的營造計劃核心任務,在於如何有效地改善一般的生活環境,提供一個架構,讓淡水的山水重新成為在地生活與觀光所共享的地域經驗。 淡水河岸空間自然地存在於大屯山支脈與淡水河的交界處,並從此一條線發展出一座城市。地理環境限制了城市的發展,但是城市的歷史也塑造了地形學的規律。於是,我們的眼光游移在淡水的山水架構與地點之間,空間的想像浮現於地圖虛擬與真實溫度之間。 以「都市設計」的觀念統合山水與城市空間之間的聯繫 面對台北都市發展時勢的挑戰,淡水都市設計行動規劃的切入點來操作,如何讓居民重獲繪製生活地圖的能力是關鍵性的。以掌握河岸空間做為諸多城市生活經驗的同質性重疊與貫時性的累積;以穿梭在幾個不同層次(Layer)的事件之間。 淡水城鎮空間是以大屯山為背景而形成凹岸地形,大屯山系綿延接近淡水河而形成淡水地區特有的山水交錯的地理形式,早期開墾的先民就以此為居住的地點,開始書寫淡水美麗浪漫故事。在此「空間體驗架構」之下,相對山成為都市形象的背景,淡水河的水態與活動演出更具獨特性,以凹岸做為活動舞台,水面與觀音山做為活動背景。經由凹岸的空間特性,水上活動易成為視覺的焦點,非常適宜發展水上活動,而開闊的河面水景及岸邊活動的視覺參與,提供了線狀的移動及停留的空間經驗。 建構線性的河岸成為遊客與居民共享的「生活平台」 河岸是一個「生活平台」,承載了河岸區域各式各樣的生活/生命,也承載了各時期、各個時代的活動與事件。曾經我們是以「觀光發展」來回應淡水做為一個歷史城鎮的都市經理策略。但是捷運所帶來過量的人潮,卻讓淡水人大感吃不消,淡水人開始關注小鎮的發展,改變的想法是,對於生活品質的關注,或是生活方式轉變的拉鋸。於是,我們需要不同以往的策略。 淡水的觀光意象以及新生的河岸這塊空間,對於淡水居民與觀光客都是新的經驗。因此,我們不應把淡水視作為「鄉愁」的想像,反之,我們不再把假日來此的人視為觀光客,而看成是河岸所承載的一個個生命片斷。居/住民或是文化參訪者在這個視野上,共同經驗與共享一個在地文化的空間生產過程。 「在基地上做設計」以補捉「地點的力量」做為空間營造的依據 設計是從在基地上與使用者的討論開始;討論的過程除了獲得使用者的期望以外,也開啟基地所在之空間歷史的記憶,在日常語言的轉化使用中逐漸進行生活空間意義的建構,連結起基地的過去經驗、現在處境與對於未來的想像。這些資訊將成為設計內容與形式的呈現的依據。 地點設計與使用對話 早期淡水的市街生活就是沿著淡水河展開的,再加上長期時光積累了各種不同河岸的使用方式,而留下許多親水性的空間,如:漁村、渡頭、水上機場、汲水處、階梯、堤岸、小(漁)港口、修船屋(道)、榕樹及海水浴場等。 凹岸架構下的水岸空間 改造前的淡水河岸空間主要做為店家停車使用,捷運通車之後,河岸的人潮增加快速,除了轉為小型店面之外,炭烤店一家一家開設,店面前的停車場淪為碳烤店的營業空間,遊客在車陣與攤位間穿梭,河岸空間毫無品質可言。炭烤店被取締之後,店家加裝電梯將顧客帶到屋頂上繼續經營,於是在這一時期,中正路店家的屋頂上出現整排炭烤店的特殊景觀。 面對人潮,河岸的空間顯得不足,新的設計開始於將整個河岸空間訂在一個平面高程上,以褐色花崗岩作為底色鋪滿整個地坪,分隔線與河岸垂直,補捉木平台的意象,同時以導引沿線店家的使用規範。中間一條石角步道取源於沙灘的質感,串連其間,並在某些可指出名稱的地點則延長成為廣場設計。線性植栽樹以苦楝為主,黃槿為輔,四季轉變的浪漫氣氛妝點河岸的體驗。廣場與據點上種植果樹與黃槿來招引昆蟲等等。因此,如何從街區整體的角度出發進行規劃,在此一網絡中界定河岸空間的定位是個很重要的契機。 聖江宮廟埕再現與滿足多樣功能的漁作空間 河岸附近因為漁民們靠海吃飯的特性,而有些保平安的社區性廟宇;這些廟宇同時也成為漁民及社區居民聚集、聊天開會的場所,重要節慶也會舉辦相關廟會活動。沿岸臨河的大小寺廟包括了和衷宮、聖江宮、幸海宮、福佑宮與土地公等等。 聖江宮因為河岸道路的填築已經退居在河岸的內側,窄窄的廟埕在棚架之下已經成為販賣空間,走過河岸空間不易辨別清楚。過去只有在廟會時才在臨河岸或是挑出去的方式搭設戲臺進行演出。新築的廟埕同時扮演了廟會使用的需要,同時也將聖江宮的地點給指認出來,提供可以遠眺出海口的憩座空間。幸海宮前是沿岸舊漁村的所在,漁民早已在此聚集成為漁補上岸後工作空間。透過長達一個月的訪談,瞭解了目前出海漁補的工作狀況,在這個空間中訪談到了各種依據不同時間出海漁補準備的知識與工作。因此,延伸聖江宮廟埕空間設置了「漁作平台」,提供漁民的工作需要。 逐漸增加的遊客對於當時還熱絡的漁補準備工作的干擾是大的,遊客任意的翻動可能讓漁民整個晚上所排好的漁網散掉,或是遊客任意丟棄的竹籤讓漁民上岸常常受傷等等。設計上留設漁作平台可以做為漁民與遊客共享的憩座空間,臨河而設的圍塑座椅,在動線上區隔了漁民下水通路與專用的行走平台。 為了記錄消逝的地景,製作了現地解說牌,標註了清末駐軍所在的「北港塘渡」,這是移懇時期來淡水的重要交通要道。 水上舞台,以及未完成的都市廣場 1993年「淡水文化市集」水上舞台的「臨時」經驗,透過2004年的金色水岸計畫的營造,終於被實現出來。謬誤的是,水上舞台完成之後,「文化市集」時的活動景象不曾再現過。平時舞台二側被街頭藝術家的雜亂道具給佔據,表演活動舉辦時,制式的舞台背景裝置往往將觀音山的身影遮去。 回想1993年「淡水文化市集」活動當日,第一次將中正路與河岸空間暫時地畫為徒步區,「優劇場」踩街之後將停車場轉變為表演廣場,接著,國小樂團在水面上演奏悠揚的弦樂;「原舞者」在升營火中上場,他們的舞蹈從傍晚跳到入夜,緩緩落日成為動態的背景,感覺到舞台也隨著有節奏的步伐與敲擊聲而晃動。「李炳輝與金門王」也被邀請登台,國家電影圖書館「台北發的早班車」做為了活動的終幕。演出的進行將觀音山、淡水河、舞台、河岸與你我連結起來。河岸空間的意義因為舞台上的演出而具現為居民注目的所在,居民經由實地的體驗將自己編入這塊土地上歷史文化的一部份。 「水上舞台」的設計是以鎮公所後側廣場作為建構的目標,可惜未完成! 屎礐渡頭地點再現 屎礐渡頭是淡水鎮生活記憶中的一個鮮明地點,位於淡水鎮中正路73巷底,曾是淡水與八里對渡的重要碼頭,也是過去小鎮把水肥運往台北盆地的所在。淡水港埠興盛之初,屎礐渡頭已是一座活躍的碼頭,貨物由貨船下貨搬運時,行經此巷道,然後進入大街。屎礐渡頭扮演著生活物資貨物集散的位置。當時渡頭過往的貨物及人潮眾多,來來去去,車水馬龍,在此巷內公廁如廁者自然不在少數。日本殖民時代,淡水街役所(即今之鎮公所)每年招標一次全街的水肥,得標的商人繳款後,轉手分售給農民。當全時鎮上的水肥就是從這裡運到台北盆地去灌溉。因此在設計上設置現地解說牌,說明這一段消失的歷史經驗。 水上舞台二側的河岸空間緊密地種植了一片苦楝樹,到屎礐渡頭巷口種下一棵已經成樹的黃槿,樹底下的環形座椅提供等候者的休憩。 渡船頭,弧型牆面做為公共領域的界定 渡船頭是河岸空間中一重要的節點,流動人潮與等候上船的人龍,加上周邊店家的販賣行為延伸,影響廣場的人潮流動。 弧形牆面的設置主要是希望藉由空間設施來界定渡船頭的空間型態,同時阻隔店家將店面的桌椅擴張到廣場邊的人行道上,直接影響廣場的空間品質。也就是說,因為廣場太小而人潮過多,為了維持廣場的個性,必須採取的措施。但是後來因為店家的要求,這一道牆被拆除了,當人潮聚集時,廣場也就失去了空間的界定,人潮雜踏!渡船頭的休憩棚架除了本身的使用功能之外,主要是考慮水面上接近陸地的都市意象的塑造。 隨著河岸人潮的增加以及水上交通的需求增加,縣政府竟然將提供遊客可以休憩的樹下座椅與平台移除,改提供航運業者作為售票空間。於是渡船頭周邊每道假日便因為穿越人潮與排隊人潮的流量而逐漸失去空間品質。最近因為渡船頭的雜亂,設計單位提議將燈塔移除,遭到在地的反對而作罷!可以想見渡船頭廣場周邊已經無法以增加設施來改善環境品質。 凹岸架構中觀賞夕陽的龍舟階梯 從捷運站後到渡船頭是1987年填築完成,因此八零年代淡水河岸經驗主要是在渡船頭以西的部分,如「小畢的故事」的場景或是淡水五月節的龍舟競賽,也都在此一河岸空間進行。 這是看落日的最佳地點,依據淡水河岸的岸形與行為經驗,在既有二層的平台間設置了階梯以提供更多人可以憩座看落日與水上活動。階梯中心點是挪威森林巷弄對出來的廣場,歪斜的水泥牆對著近與遠景的視線交錯。二側分布著「鳳梨狀」造型的平台,上鋪木平台,預期可以赤腳歇坐在茄苳樹下發呆,一路過來的苦楝轉變成為高直的茄苳,落日將此一孤獨身影拉長成為舖面的軌跡模式。 2010年臺北縣政府為了回應日漸擁擠的船隻停靠以及「大河皇后號」的停泊,四座客輪碼頭將取代龍舟階梯,於是排隊人潮將取代看落日的觀光人潮。淡水河岸將從觀光景點變成為漁人碼頭的轉運過站。 觀潮灣颱風天看大潮、榕堤空間的修景 從觀潮灣、榕堤、小漁港一直到西邊修船廠的拖船道之間的河岸,應是淡水河岸空間少數經過歲月所累積的特色與品質。近年的河岸遊憩的工程計畫幾乎將淡水河沿線的文化地景改變殆盡。 觀潮灣以西是金色水岸比較低的堤岸,颱風天河海交界處的浪直接順著堤線撲打過來,電視台的SNG車每每喜歡進駐,記者打赤腳提著鞋,拍攝一段泡在水中的景象。 天氣好的時候,從渡船頭過來,觀潮灣的空曠,以榕提當背景,沙崙當遠景,在天空襯托下,空間的視野與景深拉了開來。內凹觀潮灣在二側高差的順接下,以地平質感變換的來疊落河岸的層次,然後向外擴張,指導了後來的觀潮廣場的成形。 保留榕堤空間的大樹與砂岩堤岸作為這一段空間的設計基調。清水紅磚砌與水泥塑造的內凹座椅符合久坐的人體工學,同時作為擋牆使用,讓出較為寬大的河岸可以行走的空間。這幾顆垂下來的榕樹成為視野中的畫框,與橫幅展開的觀音山相互呼應。 小結 「一個正被經歷的文化,總是有一部份尚屬未知,沒有完全實現。社區的構成總是一項探險,因為意識無法超越創造的步調,未知的經驗也沒有定理可循。」(R, William,1958/1983:334) 金色水岸計畫在縣政府與(前任)鎮公所的角力中逐漸完成。關於觀光發展引起的河岸使用經驗的衝擊與轉變,設計者是扮演重要的角色;而設計的困難在於面對詮釋權的爭奪,面對改變的反彈,「原本的河岸停車一個不能少!」如何找到設計的縫隙,既能回應眼前在地資源分配,也能在逐漸實現的圖像中落實空間的表現。 將金色水岸計畫看成是淡水地域社會活化的啟動。基於一種生活空間改造的活化策略,將是一個「生活計畫」,而不只是「空間計畫」。能夠基於地域社會的需要而進行城鎮空間定位與功能的轉變。也就是說淡水觀光城鎮的發展,隨著金色水岸改造完成之後,如何提升淡水歷史街區的遊憩環境品質,是緊接著的關鍵性任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