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地景

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552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們需要怎樣的生活方式! 2008-2012新北市社區規劃師計畫

著:莊婷宇

壹、

九十七年末,改革行動從進出副市長室提擬政策推動建議,走到都市空間變革的第一線—面對真實的生活課題,促成有反省力的社區集體行動。
透過新北市社區規劃師在地生根補助計畫資源,這四年促成了二十一個社區規劃工作。超越以社區集體動員勞動增進社區情感的模式,這幾年新北市的社規師補助提案,都準確的觸及城鄉發展過程重要的課題,並回應以真實生活之所需。
參與社區規劃工作的每位市民,都是因為關心同樣的社區課題而凝聚。計畫尺度有大至一個流域生活圈的環境規劃、一個都市計畫範圍,也有小到三坪大的社區公園營造。總合看來,新北市幾個重要的社區工作軸線已然出現。1.    轉化抗爭的能量:社區從「不要」什麼,到「要」什麼
反對的能量經常在短時間內凝聚共識者,我們試圖乘勢延續這股力量,帶社區找到「要」什麼的願景共識。
類似「中和市四號公園整體改造規劃案」作為一個護樹事件的延伸,最後擴大為一個歷經半年、累積上千人次的公共參與計畫,提出四號公園整體改善的構想,在新北市的空間民主發展過程中是一個難得的經驗。
九十八年初,由四號公園周邊居民發起的「廣場夠了,我們要樹」護樹運動,即是針對四號公園一角突然出現的施工圍籬發出的反對聲浪。其實是蓄積了二十年對公園的觀察與感情,不願再失去好不容易成蔭的綠樹。幾個沒有環保運動經驗的在地居民自組「雙和護樹聯盟」,開始積極透過網路平台、公園輪班站崗、周邊公寓大廈管委會尋求連署,幾週內迅速累積了數千份連署資料,讓中和市公所面對強大的反對民意,撤銷工程標案。
參與護樹的環保團體有綠黨、都市改革組織,社區組織包括永和社區大學、雙和享活誌社區報
因為護樹事件而凝聚的居民,也隨著事件落幕而散去。但短時間內迅速累積的數千份連署單,讓我們看到雙和地區市民強大的公民意識。
四號公園每年編列有整理維護經費,如何使用才能因應都市發展與市民需求?是否能透過使用者參與規劃的過程,對公園提出整體檢討及改善方案,未來可據以編列預算逐步實施?我們試圖延續這份凝聚力,進一步提升市民參與公共環境的能力,從表達「不要」什麼,到凝聚共識提出「我們要什麼」。這樣的想法促成了「中和四號公園整體改善參與式規劃案」。
大規模由市民自發參與公共環境規劃的行動,也吸引許多電子媒體持續關注報導。公園改善規劃工作坊熱烈的滾動討論著,最後我們驚訝的發現,市民對公園的期待,其實是對一個城市的期待。在工作坊中產生的「一張報紙改變城市。生態雙和四號開始」願景訴求,又開啟了下階段「生態雙和願景聯盟」的行動。
註:由經典工程顧問公司與雙和護樹聯盟成員、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共組團隊,爭取到社區規劃師補助計畫,永和及中和社區大學並積極投入,利用每週公共時間將計畫帶入社大討論,護樹聯盟也協助問卷調查及歷次參與規劃活動的執行與宣傳。 8個月時間完成多場次、近四千人次的「民眾參與四號公園整體改造規劃」。
同樣在新北市都會地區。歷時兩年的「守護湳仔溪運動」終究敵不過官員的一句話:特二號道路規劃了20年,一定要蓋。
這是由關心生活環境以及地方記憶的人們一起發起的市民運動,而運動結束正是社區營造的開始。成立「枋橋文化協會」將守護家鄉的熱情,轉化為凝聚社區基盤的力量,希望在日常中引動社區人士參與社區環境營造工作,培養未來面對環境議題的能力。
在97至101年間,透過幾次社區工作坊,提出湳興社區機車停車場改造社區公園、湳興土地公廟周邊友善環境營造的構想;熱情打動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願意打開閒置十六年的湳興活動中心,並邀請社區團體參與活動中心營運管理機制以及空間改善討論……。這幾年團隊也從社區參與的生手,摸索出具有地方性的參與式規劃設計方式,持續經營社區參與公共環境的習慣。
2.    生態與產業的在地營造:自給自足、友善環境教育推廣
場景再拉到台灣東北角濱海聚落,反核四基地--貢寮。
自一九八零年核四計畫提出、選址貢寮後,就在這個濱海的漁村掀起了反核四悍衛家園的運動。這場運動的興盛與衰敗早在父執輩的鄉民身上烙下了傷痕,多不願再談;如果問問年輕的下一代,似乎只能拼湊得一個懵懂模糊的印象來回應旅人。
社會運動的浪漫火花還是延續到了今日。長期投入反核四運動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與在地「貢寮人社區報」組織,獲得地主同意出借一塊閒置多年的農地,在貢寮一個面海的山谷展開一個實驗計畫。他們希望在此實踐一個與自然共處、自給自足的生活方式,帶貢寮的年輕人及外來遊客在生活勞動中思考能源與生活的議題、傳承生活的技藝。將這個基地命名為「諾努克農莊」(no nuke-反核之意)。
要怎麼開始?OURs媒和長期實踐樸門農耕生活的亞曼參與這個計畫,看到年輕人投入農田復育也燃起幾位在地老農的熱情,提供經驗指導也幫忙早晚巡田,甚至買了一頭小水牛幫忙耕田。配合「工作假期」的模式,從規劃、開墾,到各階段工作都持續開放社會大眾參與。
搭上回歸土地與自然的風氣,許多有志接觸田園生活的都會朋友一批一批來到這裡,我們所期待的在地年輕人卻不多。海洋音樂際為貢寮帶來商機,留在貢寮的孩子在假日也多得幫忙家裡商店。反對核能已不是地方性的議題,我們仍好奇貢寮人現在如何看待隨時可能運轉的核四?大學生組成的「貢寮走唱隊」唱著耳熟能詳的老歌走進貢寮各個小村莊開講。另類型式的社區訪談,他們聽到了什麼?
註:計畫工作內容包括復耕水稻田、開闢菜園、興建生態廁所與分解池、手工砌土窯、使用土窯燒烤麵包食物、嘗試利用山谷的溪流與風發電、整理基地上既有的土角厝與水鹿寮作為社區報工作室。計畫結束後仍以工作假期的方式持續號召人力種植水稻,一年一收。無肥料無農藥、自然曬乾的諾努克反核米,所得營收全數作為反核基金。
註:每次工作假期為兩天,參與者除了在共同工作中學習並付出,夜間並安排主題交流對話。
沿海岸線向西走,前往瑞芳山裡的猴硐國小舊校舍。一層樓的校舍圍繞著中間操場,但跑道內的升旗場地變成菜園,還有一個雞舍住了幾隻雞。
這個校舍在八十九年被土石流沖毀校長宿舍及部分教室後,便於九十四年舉校遷往距離五百公尺處另建新校舍。舊校舍被教育部列管為「空間活化再生資源」,在確認安全無虞的狀況下開放民間申請活化再利用。
曾一時聲名大噪的楊儒門在卸下白米炸彈客的武裝後,採取一種深入生活的方式繼續關心台灣的農業革命。台灣農民組合協會就在一○○年八月向教育部申請進駐猴硐國小舊校舍,成立「猴硐生態教育園區」對外作為推廣農學、生態環保、交換生活技藝的基地;關心社區隔代教養問題、與自耕自食家戶交流當地的農作智慧,成為他們切入社區脈動的關注重點。
運用社規師資源補助,百廢待舉的猴硐生態園區結合社區與外地志工人力,以「資源再利用、動手做」為最高指導原則完成了硬體雛形。看到隔代教養的問題,嘗試邀請有經驗的故事媽媽在園區辦了幾場兒童導讀,熱熱烈列的交流讓小朋友多一個下課後期待的地方,原先構想的「社區圖書館」空間就隨順了孩子們的期望改為「社區故事館」,當然歡迎老老少少走進來。
放下社會運動的激情,這兩個是以行動、實驗為主的社規師計畫。「做成什麼樣子」並不是計畫本身最重要的事。過程本身就是一個機會,讓每一個短暫參與勞動的人在心裡埋下一個貼近土地與真實生活的種子、一點銘刻在身體裡的技藝與反省。
註:硬體施作內容包括生態農場、水電管線復原、屋頂簡易整理、門窗修補、駐地工作室、背包旅人臥舖、漂流木燈具及座椅、土石流教室建議整理……等。
註:台灣農民組合協會由楊儒門先生創辦。楊儒門於97年起創辦248農學市集、進駐百貨商場經營台灣有機農產品產銷推廣,後於101年進駐猴硐國小舊校舍成立猴硐生態教育園區,常駐人員2人。
新北市南端新店溪直潭上游,鄉土藝文推廣協會在此經營一個植物染園區。從開墾工作園區、到種植染料植物、布線染色、至產品設計、製作與銷售,已然建立了一個可學習的小型社區產業模式。
協會嘗試整合多種公共資源投入這個產銷鍊。例如,引入多元就業補助方案支應園區開闢與維護管理、產品製作的人力;為使社區產業具備一定的設計水準,聘請專業設計經銷人才;運用社區人脈,找到免費的二手資材進行園區整備等。在豐厚的社區營造基礎上,協會對於園區、產業、社區如何相輔相成運作已有清楚的想法,在九十六年起爭取社規師的計畫資源投入協助園區的整備。
要在水源區內進行日常的植物染、假日偶辦的教學觀摩活動,而不造成水源土壤的傷害,所以園區內堅持全程不含化合物質的染漂,並設置生態廁所、鼓勵攜帶環保餐具參與活動等構想因應而生。
當社區有清楚的發展願景以及運作構想,並出現相對的硬體需求時,透過社規師補助資源來完成,是我們樂見的一種模式。
3.    嘗試凝聚大尺度的公共議題:提擬地區發展計畫
除了延續過去社規師補助的「社區環境規劃設計」與「社區空間實作」,這幾年也開始嘗試讓社區探討更大大尺度的社區願景,於是提出「地區發展計畫」的補助類型。我們期待社區發展計畫能提出一個大尺度的願景輪廓,並試著提出分階段實施構想,並運用各項資源推動實施。
九十八年七月,OURs協助雙溪河流域居民提出一本「雙溪河域治理白皮書」,向水利署十河局以及新北市政府水利局爭取落實一個合理的治水方案。九十八年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透過社規師資源持續協助地方,以耆老訪談、流域踏勘等方式,嘗試將雙溪河流域傳承的地方智慧紀錄下來,並檢視問題、提出可能對策。
由於近二十年來雙溪河流域(雙溪鄉、貢寮鄉)屢遭嚴重風災,九十五年起中央及地方政府共投入五億以上經費進行雙溪河整治。對於政府投入經費解決水患問題,地方居民表示認同與歡迎。但眼見堤防、護坡一段段取代自然美麗的河道,居民們質疑這樣的工程不但無法解決,反而更將加劇水患問題,並斷送雙溪發展生態旅遊的未來。於是主動形成地方組織向水利署、水利局展開理性訴求,也獲得民間水患治理監督聯盟、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與OURs的支持協助。
關心的人從八十多歲的地方長老到二十多歲的青年、學校老師……都有,他們從自己的生活經驗及耆老傳承的地方智慧中提出,雙溪原是一個水源充沛、與水共存的水鄉,而這二十年來公共建設(北迴鐵路、基福公路)分割了自然的洪氾平原,以排水優先的三面光野溪整治工程、亦有私人填土佔用河道的情形,都大大削弱土地原有的自然調節能力。未來的水利建設,都應該以還地於河、將水留在土地裡、恢復土地的自然調節能力為目標。
地方的聲音需要整理,將共識加以釐清確認而與政府對話。許多問題似乎是常識就可以理解,地方版本的「雙溪河流域治理白皮書」獲得水利專家的認同。但礙於政府部門慣常的分工邏輯,水利單位謹守工程治理的模式,不願面對需要跨單位協調解決的問題點,所以由新北市水利局委託水利工程公司完成的「雙溪河流域治理規劃報告」核定在案,而雙溪居民仍繼續努力。
透過這社規師整理的地方智慧,撿拾散落甚至即將被遺忘的傳統空間治理模式,無論公私部門都可以隨時參考運用。依循地方智慧與水共生的生活、生產方式,正是雙溪河流域居民期盼的地區發展方向。
駐:源於民國七十六年韋恩颱風直至九十八年納坦颱風,對雙溪河流域(雙溪鄉、貢寮鄉)造成嚴重災情。九十五年起水利署十河局編列經費進行雙溪河整治工程,當時的台北縣政府也跟進委託顧問公司進行雙溪河流域的總體治水規劃,在95至99年間共投入5億6千5百30萬經費。
註:OURs協助居民歷經三次現地踏勘與議題探討工作坊,協助社區統整對水患的具體看法,提出「優先處理不當建設造成的問題、不足之處再以工程手段補充」、「恢復上游保水、中下游洪氾的自然調節機制」的治理共識,形成一本地方版的「雙溪河流域治理白皮書」,期望能在水利署專家審查會議上與專業顧問公司的治理規劃報告對照,企圖扭轉以工程為主的治理模式。
都會區中心,大漢溪沖積而成的一塊小島,在板橋市中心僅一河之隔的浮洲,因為長期的禁限建,公共建設也不完備,加上許多見證台灣發展的機關落腳在這裡:印製新台幣的台灣紙廠、培育台灣棒球之光的榮工棒球場、全國中小學教科書的實驗基地中山實驗小學……,浮洲就像一個凝結了台灣歷史發展的島嶼。
九十八年新北市政府啟動南浮洲都市計畫通盤檢討以及北浮洲的都市更新計畫,眼見就要翻轉浮洲長期禁限建的命運,邁向發展的道路,但未見浮洲的歷史價值且欠缺在地思考的規劃方案,令人著急。社規師與社區大學透過社區報、公共論壇、現地踏查、社區工作坊等行動,帶出一條與規劃顧問公司不同的規劃行動,從地方生活的視角與居民共同提出「浮洲地區發展計畫」。內容包含了友善人行的規劃、歷史資源的保留與運用、老舊社區更新中繼住宅機制……等。
這一份發展計畫是後續行動中重要的依循方針。社規師運用既有政策法令,奔走都市計畫通檢審查會議、合宜住宅都市設計審查會議、向文化局提報榮工機場與棒球場為文化資產等,一點一點修補浮洲地區的公共環境。
接續在一○○年度自發展計畫中選定一個優先實施方案,協調台灣藝術大學、國有財產局、退輔會、新北市政府交通局、工務局等單位,拆除榮民之家豎立了五十年的圍牆,以人行步道取代之。串連大觀國中小與浮洲簡易火車站,除了抒解此處長期人車共道的危險情境,並將大眾運輸系統的效益透過友善人行道進一步深入社區。
這個行動中,社規師扮演跨單位協調的平台,積極促成新北市各局處的橫向合作。長度約三百公尺的人行道,由工務局拆除大隊負責圍牆拆除、養工處負責人行道施作,並利用社規師補助款邀請民眾參與設計與部分工程。從地方發展計畫到空間實作,浮洲的案例不失為一個很好的模型。
另外在新店地區也有一位里長,長期研究高齡社會議題,並致力將該里打造成一個能使高齡族群在地樂活的園地。里長多元豐富的構想,在社規師及里民參與的過程中能夠更具系統的釐清。最後提出長春里高齡族群社區生活經營策略,以及相對應的空間與資源運用的整體建議方案。這份發展計畫將協助里長更有信心一步步朝理想邁進。
高齡化社會已是整個國家將面臨的挑戰,做為一個「社區發展計畫」的課題,我們認為非常值得嘗試。
4.    生活地景修補:縫補大型計畫欠缺的社區生活視角
大型計畫被視為執政團隊的施政指標,計畫期程內總缺少與社區磨合的機會。社規師並不是執行「你做設計、我做參與」的分裂角色,但在我們期待的社區參與精神真正落實於公共政策/建設之前,縫補未見的社區視角有時是放大整體效益,有時是為了消弭對社區的破壞,是社規師不得不的工作。
民國九○年由社區規劃師主動向新北市政府提擬的瑠公圳再造構想,幾年後促成了「台北縣政府瑠公圳再造旗艦計畫」,針對行政區內三點八公里進行污水截流與圳道兩側空間規劃。
 
乘台灣最北端的鐵路支線,沿著基隆河可以漫遊菁桐、平溪、十分等聚落。歷經十年的觀光化歷程,平溪鄉從一個沒落的礦業山城轉型為觀光小鎮,隨之衍生的環境相關建設,例如景觀整體規劃、老街商圈風貌營造到各式指標、導覽、公告系統……,來自各部門的計畫資源十年間不間斷甚至重複的投入,直至今日我們站在現場卻很難分辨究竟是建設還是災害。
「太多了!」這個念頭引動了「平溪產業設施整建改善計畫」。就像家庭年度大掃除一般,居民從集體生活經驗中提出整理的共識。將不合適的指標遷移到合適的地方、清理那從未清潔過的、拿掉重複及不必要的、修改錯誤資訊。被移除的物件可以再利用,最後在三個聚落中一共整理了四十三處。這些設施分別隸屬於觀光局、鄉公所、經濟部、鐵路局、部分私人之權屬,改變是一個非常細緻的溝通過程。
按一般公共工程發包採購模式來看,這樣的計畫設計服務費極低、溝通成本高,實在吃力不討好。這個計畫透過社規師主動提出並積極投入,適時減緩了平溪日漸被各項公共設施淹沒的窘境,視線可以重新聚焦在山城的自然環境與人文美景中。
社規師帶社區一起檢視公共環境的問題,許多問題與對策由居民自己提出並與社規師協力完成。「減法設計的環境營造」可以是社區學習參與公共環境營造的第一課,而不一定是「增加」些什麼,在這個案子有了很成功的具體實踐。
5.    自力營造:滿足市民動手營造的公共參與感
社規師以各種方式促進市民參與公共環境營造,除了討論的過程,實作階段最能產生公共參與感。
在永和的芭樂樹小公園,從拆除花台到舖設地磚、施作座椅與花架,都是邀請社區人士一起施作完成,關心的民眾更可以認養被移出的花土回家照顧。而公共參與感不一定侷限在共同營造公共環境上,我們更期待各種進步的觀念可以被市民帶進家門,落實在日常生活裡。
由永和社區大學推動的「百工達人講堂」,
水電教室、生態教室
 
6.    引領進步的生態理念:有反省力的在地行動才是促成生態城市的關鍵
「林口野步森林」的前身其實是一個閒置了數十年的國宅用地,無人管理的鐵皮圍籬內,裸露的紅土地又自然成為原始的次生林,架構出一個豐富的生態系統。這裡沒有珍稀的生態物種,野步森林的寶貴是在於城市中心裡保有一塊鮮少人為干預的自然區域,豐富的生物在這裡自然演替,我們可以就近觀察、瞭解並親近一個生態系統,甚至爬上一棵8公尺高的相思樹。
一個與自然邊界清楚的城市,讓人們對自然越來越無感。打破城市與自然的疆界,野步森林讓鄰近的泰山保護區深入林口市中心,竹雞沿著秘密的路徑走進野步森林……,你很難想像這個靜謐的森林其實緊鄰著一條四線大馬路。
自97年底林口社區大學與陳信甫規劃師發現這塊雜木林的寶貴,主動遊說國有財產局(主管機關)與新北市政府城鄉發展局(管理單位)同意開放,並透過社規師補助資源進行簡易除草(定期拔除外來種強勢植物如豬草、大花咸豐草等)、以碎木屑舖設小徑及樹下教室、將倒木整理為簡易座椅。除了環境的整理,並搭配社區大學開設系列自然觀察活動與教學課程,讓林口居民開始認識家門口的自然寶地。透過部落格與facebook經營起一群非地理關係群聚的同好。
有別於我們習慣的公園,經過設計安排的喬木、灌木,定期更換草花、灑水,野步森林的維護管理方式也與一般城市公園迥異。以人工拔除外來種植物、維護碎木屑步道(後來改以徵集森林裡的落葉持續加厚)、適度補植原生物種、營造蝴蝶與水盆生態環境,7公頃的面積每年僅需花費數十萬的維護費用。
借鏡1928年的荷蘭政府,已有自然演替式野生公園這樣的概念。在阿姆斯特丹附近400公頃的填海新生地建立了Bos Park野生公園。剛開始種植生長快速的先驅樹種,當森林稍為成形時,再廣種成熟林樹種,接著再慢慢把先驅樹種砍除。經過15年便完全轉化為成熟林樹種。預計建造完成100年後,才會達到完全自然更替的天然森林。 荷蘭人在都市野生公園試種森林和草原後,再慢慢擴及市中心社區和道路沿線,一直到了1960年人們才接納了森林與草原之美。
面對地球的危機,我們反思都市土地該如何運用與因應?城市公園應該有什麼可能性?引用陳信甫社規師深刻的呼籲:「提倡將自然帶回城市,讓人們得以重新認識生態系統並學習如何與自然和諧共處的野步森林,是一個極具教育性與未來性的實驗計畫。反思現行台灣生態城市的論述與思維中經常遺漏或無視於其它生物生存的盲點,野步森林的倡議更深具啟蒙與興革性的進步性」。
在同樣的概念下,規劃師也在觀光盛行的九份、人口密集的三重區各整理了一塊小規模的閒置空地,以模仿自然的設計方式創造「里山庭園」
這些社區行動都在挑戰既有的公園美學/生態美學概念,由社規師引領的社區討論過程中也曾受到居民的質疑,因為最難突破的是社區夥伴對「公園」的既定觀念。我們用力的翻轉,從其它生物的角度來思考都市公園需要什麼、回到山裡去觀察自然的設計,然後才考慮人們怎麼共處。配合自然參訪行程,小規模且循序漸進的讓人們接收到大自然給予的感動,在接觸體驗中慢慢擴大影響力。
而位於基隆河中游的三貂嶺聚落,常住人口只有九十多人,今年我們把友善水資源的觀念引入,帶社區一起製作手工皂,並說明化學洗劑對水環境的污染,嘗試以可自然分解的手工皂取代化學合成洗劑。最終目標是將環境、碗盤、衣物、身體清潔等相關化學洗劑都以能自然分解的洗劑取代,排除流放到基隆河的化學洗劑污染。
這個河邊聚落的洗劑革命實驗,用短短一年的時間開始籌備進行。如何做出大家愛用的環保洗劑、形成社區共同製作並分送的合作機制、尋找能輔助現地處理的分解池用地、是否將整體經驗複製到其它河邊聚落仿效實施,都是我們對這實驗的期待。
面對難以解決的鄉村地區民生污水處理問題,興建污水下水道已是無法寄望的夢想。從每一個人、家戶的改變開始,形成一個共同守護水資源/環境的聚落,更期望能複製到其他河邊聚落,營造一條由社區共同守護的自然河川。
[註]壬基苯酚
7.    公共培力與市民倡議行動的促生
再多的公共參與,最終還是希望能培養出具有行動力的公民意識。
如同平溪今年在檢討既有設施問題時,觀光旅遊局也正規劃在菁桐興建一個巨大的天燈造型派出所,社區從交通安全、聚落文化景觀及節能的觀點提出修正改善建議,並公開號召大眾關注;淡水市民透過facebook發起「站滿重建街」行動,搶救即將因道路拓寬而消失的淡水第一街;在營建署公告將於浮洲地區興建合宜住宅時,提出「保留榮工棒球場及慈園棒球基地」的守護全民文化資產運動,並主動向文化主管機關提報。
永和社區大學以推動「生態雙和」為號召,組織百工達人在社區分享生活技藝,。
 
 
 
故事的後續
每個社區規劃補助計畫都視為一個開始而非結束。
耗時八個月、四千人次的參與人數,當「中和四號公園整體改善方案」完成後,我們期待新北市政府能據以辦理細部設計、進行實質工程改善,可惜仍塵封檔案櫃中;林口野步森林因為2014年世界大學運動會選手村興建計畫而將被摧毀,規劃師與地方社團至今仍積極倡議保留野步森林的重要性。
而浮洲地區所提出的民間版都市計畫方案是否影響了規劃公司的規劃報告?社區規劃師一方面在體制的邊緣,以社規師的補助資源完成了一份規劃建議,後續卻必須在都市計畫通檢審查委員會以「人民陳情」的方式進入委員會表達意見,甚至在後續的「浮洲合宜住宅政策」中,透過立法委員協助才能與營建署對話,為整體浮洲地區的公共環境品質把關。社規師在地方意見基礎上所提的建議,始終在政策執行過程中找不到位置。
「平溪整改計畫」團隊在整理了四十三處既有設施的同時,蒐羅了這四年間所投入平溪的相關計畫文件。以98~101上半年為例,政府投入平溪區有關景觀風貌計畫共有共計項目146項、經費約兩億七千六百萬元,但對社區而言,這些建設並沒有觸及社區的需求核心。缺乏民眾參與的計畫無法獲得社區的回饋,社區不乏建設經費但真實的需求也沒有管道能納入計畫考量,就像是兩條平行線般徒然錯過了交集的機會。因而社規師提出了「地方型環境景觀規劃顧問」的機制建議,期望這個機制能在公部門與社區之間搭起溝通平台。
因「守護湳仔溪」而生的家鄉守護社區營造計畫,仍有一個遠大的夢想。在清溪川拆掉二十年高架橋的同時,湳仔溪上卻開始興建讓河流暗無天日的特二號高架道路。社區仍抱希望,在二十年後人們能看到湳仔溪的價值,拆除特二號、重現歷史之河。
等待政策不如去促成、運用既有的工具。在這個階段,社規師不具有任何政策執行的位階,卻保有一種彈性,與市民一起參與城鄉發展的歷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