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地景

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552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城市轉型,瓶蓋工廠作為啓動器!@20150730

瓶蓋工廠的下一步如何?不只是文化資產的業務,而是城市價值論辯的再一次機會,過去我們錯過太多了!我們太輕乎這樣的力量已經是這座城市的基調!
因此,我們我們需要透過都市計畫(個案變更)也好、土地開發模式的改變也好、都市設計管制準則擬定也好、種種既有的行政機制力量,以改變「唯房地產式」的開發模式,而支持一個新的都市轉型的行動計畫的展開。保存瓶蓋工廠廠區的完整,相對於廣大的南港地區的開發規模是極其微小的(也就是說,這一小段道路的開闢是沒有作用的,一如林副市長所言,拓寬了,也不一定做為道路使用!),但是瓶蓋工廠園區對於南港地區來說卻是極為珍貴的資源,從文化資產、南港文化認同、生態修補、社區設施(南港人的客廳)提供等等方面都可以看到實質的都市價值。
關於城市保存
我們需要一位具有「城市意識」的市長!具有「城市文化價值」修養的市長!可以帶給台北市市民超越房地產想像,勇於建構未來的市長!這是我們所欠缺的!
基於過去台北的文化資產運動的種種累積,台北市的「城市保存」應是一項重要的成就,特別是關於社會取向的都市保存運動更是這座城市可以在世界城市聯盟中可以提出分享,而獲得掌聲的內涵。因此,我們談的不只是古蹟指定或是歷史建築登錄(當一個機制無法支持市民這麼用心的想去肯定城市價值,而提案指定古蹟時,那又何必去啓動這個機制呢!)。而是去論辯「瓶蓋工廠」作為城市文化經驗的內涵如何成為資產。而重要的是這個計劃將見證了「工業台北」轉變成為「創意台北」(或是、、、)的城市力量。
台北市在這個經驗向度上,是可以自豪的!城市保存不是思古幽情,而是城市如何看到自身的,一個可以期待的、市民可以想像的未來圖像的勾勒!因為要連結市民的經驗與想像,真實而實存的城市空間是這一切想像的起點,一個沒有歷史軌跡的城市,我們如何超越目前的困境而想像呢?「豪宅空城」的內爆已經進到生活世界中,順著城市歷史軌跡的經驗而反省,或許我們還可以有機會轉變這樣的現實,或是我們就跟著沈淪!
 
關於樹木保護
面對氣候異變所造成強降雨的處境,台北盆地應該從今天開始禁止一切保護區的變更動作,細緻凍結與保護所有「以園區存在」的環境,啟動恢復自然力量的可能軌跡,將都市中的細微的生態棲地想辦法連結到山邊或是水邊,以謀求永續生存之道。
「樹木保護條例」與審議在這個架構下,會是一個積極而重要的機制。瓶蓋工廠「園區」中隨著園區成長所種下的樹已經成為群落,如果你的放大鏡的倍數夠大,你會看到基地上的微地生態體系並沒有停止過,你如果覺得這裡的大樹不夠大,你可以用「樹木保護條例」來要求政府要積極多種幾棵樹,使之成林,規定周邊的都市開發基地多留一些空地,多種樹,讓這塊基地的生態網絡可以連到水邊,連到山邊。
面對自然,我們必須卑微的透過去描述這片地區的生態而認識這塊都市中難得的生態體系的內容的過程,並且據以轉變我們對於這座城市的態度,瓶蓋工廠園區的生態體系不就是我們的教室嗎?
 
關於創意城市/設計之都
創意城市不是只有硬體、不是只有賣東西、不是只有活動!重要的是我們要學會從城市了歷史去學習,將城市是作為一個學校,在之中,我們透過實踐開始接近「創意城市」,然後透過實作、交流、、、、建構我們城市發展的下一步。
最最核心在於如何指出「唯發展主義」的心態,還給創意一個機會!讓台灣的民間社會力量,可以進到場中,協助這座城市發展的創意機制?
提出創意城市的英國「合媒體」的一位創辦人說:「創意如何無法協助弱勢地區翻轉的話,何創意之有!」創意來自於真實問題的解決能力的展現,關於城市的創意不是單純一個點子的提出,而是一套機制,關於經濟、產業、社會與文化計畫等等。在這套機制的支持下,市民社會自動會在解決問題的實踐中,打造出屬於這座城市的種種可能。因此,我們需要將這座城市視作為「學校」,一邊克服困難,一邊找到解答,創意就在這個過程中,成為經驗,發展成為城市的力量。
就是因為氣候異變對於盆地台北的挑戰,所以所有的建設不應該是將房地產利益極大化作為目標,而忽視硬體建設本身就是加重環境變化的人類主要力量之一。瓶蓋工廠的基地,提供了我們不同的思維。第一,南港谷地是台北盆地接受還自東北方向的自然風的主要通道,「熱島效應」已經成為常態,盆地北望陽明山的「霧線」已經消失!登革熱指數已經在盆地飆高!、、、。地圖攤開,瓶蓋工廠所在的這個南港孔道的這幾處生態寶地,實在不應該再任其消失!更何況這是公有地,更應該留下來!其次,強降雨已經成為常態,目前盆地的排水溝溝徑以滿足時雨量79公釐為目標,這樣的標準如何回應每次超過一二百的強降雨的襲擊!政府說:「淹半小時不叫淹水,因為終會排去!」當地區的淹水成為常態時,災難已經進到生活世界。
「瓶蓋工廠」建築與土地的保存還需要討論嗎?我們需要仔細討論的是整個城市的存活之道!我們就將「瓶蓋工廠」的保存當做一次的創造力實踐的機會,我們來討論找到趨吉避凶的策略,這個需要有創意的思考與執行的創意能力。過這一關,我們就自然是創意城市了!不是嗎?
每次每次的都市文化資產與種種生態的事件,都在測試這一次,我們開始轉變了嗎?面對未來的挑戰,「瓶蓋工廠」靜靜地存在就有的價值。更不要說,那瓶蓋工廠的現況所有資產,絕對足以支持台北市充實其城市競爭(不管是以創意城市、設計之都為名!)的啓動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