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地景

關於部落格
淡江大學建築系MAO--Studio407--CATT
  • 4525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 北 改 變 了 嗎 ?

給市長的信!Letters to the Mayor展覽

有一天參加大安社區大學分享「華光社區事件」的公民論壇,課後從大安社區大學走路到捷運台大醫院站。路過紹興社區、兒童育樂中心(東和禪寺)、東門口、凱達格蘭大道、張榮發基金會(國民黨中央黨部),突然串起了過去二十幾年參與種種古蹟搶救事件的一條穿越城市路徑,也穿越了五任市長的更替。

在這一趟無所為的閒逛中,心中迴響了當天在社大課堂上關於華光議題的討論。關於城市規劃中的「情、理、法」的思辨,關注於「城市價值」的提出與討論。這些透過抵抗運動而揭露的種種城市意義,不管結果如何,城市空間銘刻了這一段歷史,因為運動讓我們更理解這座城市,關於友善的、殘酷的力量與價值,終究這是你我所生活的所在。做為城市設計者,透過參與行動而常常滑出教科書與專業實踐的界線,一次次微微光中看到這座城市的希望!
在食衣住行的城市中,我們看到台北的美麗與改變。是什麼因素讓這些市民持續十幾二十年的投入推動改變行動。他是國小家長會中一個小孩的父親,關心「巨蛋」將造成校園周邊環境的惡化,他用行動期許重回台北森林的懷抱。那些在地年輕人基於故鄉風華再現的期待,自主參與提案製作模型,正在街頭向鄉親講解「新北投火車站」回到原址的一個道理與願望。南港瓶蓋工廠的故事,從被放棄的藝術基地與消音的「設計之都」的縫隙中,展開一段歷史挖掘而觸動台日二國的跨越三代人的經驗交流歷史!推動者是一位「路人甲」,參加活動後,激賞城市活力如此多嬌;因此,為了城市的美好,她站在怪手下。留多少、拆多少都不是自然而然,留下來的與拆除的軌跡,都將寫進城市的歷史中。如果這些經驗不是城市的歷史寫作,那什麼才是城市的歷史寫作!那些允諾下一個台北願景而奮戰的年輕世代,用他們的青春推動著城市的轉變。退休的楊教授帶領著他們在縫隙中尋找替案,但是結論已下,慎重其事裝訂成冊的替案與試算送進門,卻被早已關閉的協商擺了一道。
 
 
遍地開花的微微光已經照亮盆地的時間形狀與未來圖像!古蹟保存成為文化抵抗運動,累積了一頁精彩的「社會取向」與「生活取向」城市保存經驗。台北市有什麼可以拿出來與世界分享的呢?當香港的城市雜誌主編因為台北市的巷弄美學而「開始捧台北!」時,卻任由一棟棟容積獎勵的「豪宅」催毀街巷的空間美學。一路下來,「台北好好看」系列行動清除了上百個城市街角的歷史質感。而「以2050願景為名」的台北市東西二個「門戶計畫」竟是從「搶救南港瓶蓋工廠園區」與「三井物產舊倉庫」的爭議中展開。關於城市願景的價值觀可以不用轉變嗎?

台北改變了嗎?心態似乎沒有改變,回應城市能量的對話等待展開,「模型」到真實的距離依舊遙遠。台北所面對的是「城市轉型」的挑戰,而不是環境美化或是單純建築物的改造作為,更重要的是一套可以協助城市永續運作的城市設計機制。顯然工業城市的「開發導向」價值觀仍舊在台北天空盤旋!「東區門戶」是指南港車站「雙子星」,或是將瓶蓋工廠轉變成為「南港客廳」,經營一條市民住居感受的回家路徑,提供親子在社區休閒的樂園。「西區門戶」是指五鐵共構的「雙子星」,或是積澱在層層城市歷史軌跡的考掘與編織,透過石頭的歷史寫就台北作為島嶼歷史的一部分,這是「歷史之門」之一。台北車站大廳經過協商,開放成為國際移工的聚集處所,這不就是第一道「未來之門」。

回到城市當下的真實世界,台北需要一個生活取向的城市設計,「五鐵共構」是榮耀或是流動的災難?新的南港都市計畫大樓林立的圖像下,如何協助市民可以在一座新的城市中安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